对Bersih要有执念/郑博夫 

多年前,出席过一场7种习惯的培训课程,结果,工作素质有非一般的改变;当时最深刻是讲师将几十根钉子,还有一个竖立的钉子交给学员,要求学员将这些材料弄成一个屋檐,但必须用那根竖立的钉子支撑;结果一小时内没人做到,甚至有学员直接站起来说:“这是愚弄咱们的游戏,不可能做到的!”

他说这句话很快后悔,因为一小时后奇迹开始了,讲师只用不到一分钟就弄成出来;讲师毕竟是高人,用安抚的口吻说了两句目前还记得的重点:

1.)不是不可能,而是不知道;如果你知道,就没什么不可能。

2.)不放弃就有可能;放弃是将有可能都变成不可能。

这破冰的演练,让大家开了一点窍,学习接下来就顺畅无助,学到知道、坚持及可能的关系。

但讲师也说,单靠知道方式是不可能解决全部难题的,比如说现在你知道了怎么将钉子弄成屋檐竖立在一根钉子上,但若现在不是弄成屋檐,你的方式都废了!不是吗?所以,方式、经历固然重要,但不能决定一定成事。

那位不可能的学员抢先问,要如何解决?讲师说:“靠原则!”于是解开了7种高效习惯课程的内容……

所以,整个课程讲的都是如何使坚持原则来探讨无限的可能性,将事情办成。

坚持是内心执念,原则是内在价值观,可能性也是模拟合适的选择。三种都不具备实体,同时是一种软实力。

意志是无限的

人的技巧总是有限,但意志却是无限的,能否击败对手是内心素质的对比,而不单是技巧的较量。

从当今大马的政局来看,坚持不懈的推动政改是原则,可能性是与谁合作最好、最有可能?推动干净公正选举如Bersih也是一项政改,其他的事都不那么重要。

18年前安华的政改,现在被马哈迪认同,这是安华坚持的结果,也是原则性强的价值观,但安华从来不拘泥于与谁合作,包括马哈迪本人。如果安华还在意当年马哈迪的作为,那他就看重是自己的事,而不是政改、原则问题。所以,如果安华只看自己,而改变了原则,其政改无论再有怎么好的价值,都没有可以再让人信服。

马哈迪也是如此,他要倒纳吉,只要能动用的政治力量,他都会去探讨可能性,91岁还能坚持不懈,难道不可能是为了修复自己过去的失误吗?马哈迪是原则性很强的领袖,其执政期间的强人路线,打造东南亚第二高人均收入的国家。

马哈迪执政期间也发生过不少贪污腐败的课题,如前雪州大臣被澳洲海关查出拥现金入境,马哈迪直接就搞补选、换大臣。现在看纳吉能做到吗?马哈迪敢敢限制王权,不让王权高于法律责任,这点也是君主立宪制的大事。马哈迪对经济增长、国家发展方向清晰,安华任财政部长时,政府财政大有改善,这也是马哈迪知人善用的结果。

“马死落地行”

一个活人是无法对他盖棺定论的,所以现在来评论马哈迪的功过似乎过早。马哈迪时期最大的弊政就是无法在亚洲金融危机时推动政改,这点与安华摩擦最大,所以最终导致师徒翻脸,也是因为政改问题。

马哈迪纵然犯错,也该有纠正的机会。左传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从Bersih 4开始接触及释放善意,到Bersih 5呼吁人民走上街头,这这种变化看出“马死落地行”的现实。

聪明睿智的马哈迪安华都以Bersih为平台,难道你我他还置身事外?人往往需要有一份执念,再踏出一步就成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