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挺特朗普/罗汉洲

美国人常自诩他们是最尊重民主的民族,又自诩美国是最民主的国家,常叫人向他们学习民主,也常批评人家不民主。

不过,选出一个新总统特朗普之后,自诩最尊重民主的美国人却不肯接受,但见他们游行、示威、放火、开枪,反对特朗普担任总统,大喊“特朗普不是我的总统”,又有人扬言要“干掉他”,甚至还闹到要脱离美国、要独立,真是胡闹极了,美国的民主大概就是允许人民胡闹吧!

原来美国人不是真正懂得民主,也不真诚尊重民主,一场选举就把他们打出原形来。

持平而言,特朗普其实比希拉丽更适合担任美国总统,如果他按照竞选纲领来做,至少可让美国人免于卷入无谓的战争,不会无谓的牺牲美国人的性命,不会在境外引发大战,所以我挺特朗普。

希拉丽好战

希拉丽若当选美国总统,随时都有引发大战的可能,因为她的竞选纲领主张持续现有的国防方案、美国要领导全球、更多参与亚太军事行动,表现出一付比奥巴马更好胜、更好战的姿态,随时会引发战火,尤其“更多参与亚太军事行动”,这主张简直就是玩火。

特朗普的主张则是削减对北约、日韩的军费支出,缩减美国在境外的军事扩张;特朗普若讲到做到,世界就太平多了。这是我挺特朗普的原因之一。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因为美国自以为是正义的化身,以世界警察自居,又好树立假想敌,以致弄到遍地烽火、杀伐不绝,这些战场几乎都有美国军人的身影,大部分战争都因美国介入而引发。

因此,特朗普提出缩减境外军事扩张的纲领,是熄灭烽火的根本办法,由他来担任美国总统比希拉丽好得多,全世界都可受益,东南亚可保和平无战事。

用跨协围堵中国

我挺特朗普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主张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这又是化解美国与中国关系紧张的一招。

众所周知,奥巴马总统反客为主,从原有发起国手中抢过TPPA主导权,增订规矩,TPPA就变成了要堵塞中国经济发展空间的工具;如果TPPA真的是为了促进全球经济合作与发展,那就没有把中国排斥在外的理由,但是因为奥巴马妒忌中国经济发展的势头凌厉,唯恐中国抢去最大经济国宝座,所以奥巴马毫不讳言加入TPPA是美国重返亚洲的重要步骤,他说“TPPA可以协助由美国来书写亚洲贸易规则,不是由中国来写”,奥巴马的霸权心态表露无遗,蓄意窒息中国经济的目标也凸显无遗,如此刻意树敌,岂是世人之福?

换言之,TPPA是为了遏制中国而推行,政治意味重于经济作用,奥巴马要利用TPPA的成员国来围堵中国而已,这样当然会令到中美两国的关系紧张起来,进而影响到东南亚国家与中国的友好关系。

于是,如果美国退出TPPA,其他成员国就可专注于经济合作,围堵中国的政治意味自然消退,东南亚国家可以和中国保持和谐。所以我挺特朗普,希望他讲到做到,按竞选纲领办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