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行:应采现货汇率为基准
勿以NDF作令吉汇率指标

阿德南再拉尼

(吉隆坡16日讯)国家银行再次强调,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NDF)不可作为令吉汇率的指标,并声明大马金融业者包括在马营运的外资银行,均应采纳国内令吉现货汇率作为基准。

国行助理总裁阿德南再拉尼,今天在媒体汇报会上解释,货币的未来表现,从来不会被NDF所引导,市场上也不曾出现过类似情况。

“货币表现从来不会由这样的东西(NDF)所预估;反之,应由基本面所主导。”

他举例,即使美元因特朗普胜选而面临许多不稳定因素,但美国稳健的基本面,仍激励美元升值,包括失业率低、美联储升息在望和经济情况有所改善。

“不可使用NDF去预估令吉未来的走势,因为即便令吉处于涨势,NDF市场也始终预测令吉将走贬。”

上周四,由于令吉NDF汇率重贬,拉远与国内令吉现货汇率的差距,拖累国内令吉汇率在上周五一度贬至4.4685,而1月期的NDF汇率也一度重贬至4.6093。 

阿德南再拉尼也在汇报会上澄清,由于上周四令吉在NDF市场大幅贬值,因此国行也采取行动,隔天早上通知国内银行,必须以前一晚(上周四)的闭市价,作为当天令吉开市的参阅价。

岸外市场不透明

“我们偶尔会看见NDF市场出现波动,而这些岸外市场往往不受控制。”

值得注意的是,岸外市场缺透明度,国行只能通过统计数据,得知岸外市场的交易量,但却无法得知交易者的身分。

“因此对我们来说,整个岸外市场是不透明的。”

无法容忍NDF“乱来”

阿德南再拉尼透露,国行观察到,NDF市场在上周每一天闭市时,令吉兑美元的定价都高出5至6仙,所以才会在上周五发出指南。

“这是国行无法容忍的情况,故未来对此将采取强硬的姿态。若未来再次掌握NDF市场类似的走势,也同样会发出指南。”

我国岸内令吉的交易时间,是从早上8点至傍晚6时,但NDF市场却是全天24小时运作,往往在我国岸内市场休市后,NDF市场的令吉汇率都会显著贬值。

他强力建议,我国的金融业者,包括钱币兑换商,都应该采纳国内令吉汇率作为基准。

“我们要告知市场,应该忽视岸外市场所发生的情况,因为NDF市场与国内令吉汇率,实际上是两种不同的市场,前者只是另一种衍生产品,甚至与我们的市场无关。”

自上周三特朗普胜选美国总统引起汇率波动,加上令吉NDF消息乱传,国行在短短一周内,共发出3次文告稳定市场。

文告一再强调,国行将确保市场游资充足、市场不应为令吉过度定价,及将加强执法,确保业者遵守现有的外汇管理条规,尤其禁止进行NDF交易。

协助NDF交易可被诉

针对促成NDF交易的银行业者,阿德南再拉尼说,根据金融服务法(FSA)和回教金融服务法(IFSA),国行可以刑事诉讼或行政举动(administration action)取缔违规者。

不在国行管辖范围

他补充,NDF市场是个难以完全消除的市场,且不在国行的管辖范围及权限内。国行能做的,就是减轻该市场对我国的牵连,而这也是国行一直在做的事。

此外,国行最近数周也与区域内的央行伙伴联系,大家都有共同的看法,即NDF将造成金融环境失衡。

同时,国行也认为,没有必要采取举措强制让NDF汇率与国内令吉汇率走势一致。

没打算将令吉国际化

阿德南再拉尼指出,国行目前没有任何要把令吉国际化的打算,也没有任何商议。

他承认,我国是小型开放经济体,贸易活动等对于令吉有需求,但暂将维持非国际交易。

不过,他透露国行将推出一些措施来深化市场,让外汇和债券市场更加充满活力,进而给予交易活动和企业等有更多选择,让他们在国内进行令吉护盘,而不是采用NDF。

比较20年前,令吉的地位是否已改善,能否抵抗类似索罗斯的攻击?

针对这个问题,他说:“肯定比20年前稳健。”

他解释,现在无论外汇储备金和监管条例都已强化。

尤其经过改革的2013年金融服务法(FSA)和回教金融服务法(IFSA),现在的监管机制更好,且赋予更大权力来防止任何冲击。

同时,我国货币市场和债券市场已深化,且资金市场有一定规模。

针对外资在大马政府债券持有率颇高,也引起令吉贬值的担忧,对此,阿德南再拉尼持不同意见,他说外资持有债券,反映出投资者看好我国长期的经济前景。

他说,该些债券很大部分被长期投资机构如退休基金、保险公司,甚至是其他国家央行所持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