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户紧闭窗户避粪臭
市会受促检讨鸡蛋农场准证

阿鲁古马(右二)促请汝来市议会和森州兽医局重新审核鸡蛋农场的营运准证,甚至在必要时勒令停业,以还居民一个健康的安宁家园,重展欢颜。左起为嘉雅古玛、黄月清、李秀容及杨谭顺。

(文丁16日讯)巴音鸡蛋农场飘散鸡粪臭,苍蝇滋生,村民被迫紧掩门窗,方圆5公里1000余住户饱受精神折磨!

行动党汝来区州议员阿鲁古马促请汝来市议会和兽医局,重新检讨鸡蛋农场的营运准证,或训令停业,还居民一个健康家园。

促向业者发最后通牒

他说,环境局和兽医局过去多次到访农场访察及检测,及促请业者改善设备,以解决异味飘散的问题;但,似乎未见显著效果。

“市议会去年把经营20年,占地69亩的巴音露天垃圾场关闭,解决垃圾臭味问题,但鸡蛋农场的鸡粪臭味却迄今仍未解决。”

他促诅当局必须积极行动,向业者发出最后通牒,限期解决臭味问题。

他今日在巴音新村与文丁东升支部副主席杨谭顺、秘书李秀容、助理嘉雅古马,及受影响居民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

他说,该党森州主席陆兆福昨日在国会提出口头询问,环境局答复说,该鸡蛋农场的营运准证由芙蓉兽医局监管,并获得市议会批准执照,因此, 环境局没有管制权力。

环境局没管制权力

坐落在甘榜给博,与垃圾场为邻的鸡蛋农场,于4年前斥资2000万令吉研发鸡粪发电的绿色工艺,在农场毗邻建密封式厂房,通过应化学作用,刺激鸡粪沼气的分解发酵,再把气体提炼为发电能源, 供农场自给自足。

厂方把每天产量高达100担的鸡粪,供应给鱼塘、油棕园或者制成肥料。

阿鲁古马说,鸡粪飘散臭味的影响范围, 包括:巴音新村和市镇、华小和淡小、安格利花园、 慕莉雅花园,居民身心饱受折腾。

鸡蛋农场毗邻的果园多棵榴梿树无故枯死,园主不排除是化学混合物渗透土壤引起。

园主:疑与鸡粪渣滓有关多棵榴梿树枯死

鸡蛋农场毗邻的果园多棵榴梿树无故枯死,园主把矛头直指农场业者挖掘沟道埋置发酵鸡粪渣滓,不排除化学混合物渗透土壤,以及从沟道溢满的雨水流进果园,导致果树染菌枯死。

园主林柏利(60岁)披露,农场业者于2年前在果园外挖掘沟道,埋置鸡粪渣滓,每当豪雨来临,从沟道溢泻的雨水就夹带鸡粪渣滓流进果园,他起初不以为意。

“直到今年5月初,我发现靠近沟道的12棵榴梿树和3棵菠萝蜜树,竟然无故枯死,因此我怀疑这起事件可能和埋置沟道的鸡粪渣滓有关,由于向农场交涉不受理,于是向警方报案。”

林氏于3个月后通过村长黄六妹和汝来市议员赖振光协调,鸡蛋农场才同意把沟道铺盖泥土填平。但是对于榴梿树枯死的索偿事宜,厂方还没有任何表示。

他指出,时隔2个月,接近沟道的土壤颜色还呈绯红,尚未恢复原状,因此担心已经渗透的化学混合物已经对土壤造成破坏,短期内不适于种植果苗。

另一方面,慕莉雅花园居民黄月清(40岁)投诉,他几乎每天都不定时的嗅到农场传来的鸡粪味,即使关紧窗户,臭味还是无孔不入,引致家人面对健康问题,尤其年幼孩子引起气管不适和鼻子敏感的症状。

“我居住在巴音大约6年,过去长期饱受垃圾味的熬煎,已经苦不堪言,最近又遇上鸡粪臭味的侵袭,可谓祸不单行。

他说,巴音垃圾场虽然已经停止操作,但是时而还有罗里前来运载鸡蛋和鸡粪肥料,也让居民饱受灰尘于噪音的精神折磨。

每当豪雨来临,从沟道溢泻的雨水就夹带鸡粪渣滓流进果园。(档案照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