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选盟是如何不再抗争/黄子伦

这篇文章是写给打算在这个周末出席净选盟5.0集会的朋友。不知不觉,净选盟的集会活动已经要举办第5次了,此篇文章主要是回顾过去4次的净选盟集会,来分析净选盟自身的问题,以及它对马来西亚抗争运动所造成的影响。

手段保守,目标偏离是第一问题。净选盟从2007年开始第一次示威游行,到之后的7·09和4·28,再到2015年的两天一夜国庆日活动。尤其是去年的活动,我们可以看得出主办单位的手法已经是炉火纯青,驾轻就熟了。

比起外国示威新闻那种警民冲突的流血画面,净选盟的集会手法迅速升级,迈向温和,其和谐程度简直可以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了。当然,我能够了解净选盟为了壮大声势,只好采用了这种 “安全”的方法吸引更多人“抽空”出席。但,这是不是一个公民运动该有的样子?

当然,我并不鼓励暴力行为,但如果大家有留意净选盟的活动细节以及程序守则,你就会发现净选盟不但是奉公守法的好市民(除了违抗《和平集会法令》,硬要举行集会),他们甚至对于他们对抗的对象也给予充分的配合。例如有关当局说净选盟集会不准踏入独立广场,他们就乖乖地在广场外静坐,不敢越过雷池半步。如果说净选盟是效仿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话,我相信甘地看到净选盟的“勇气”也只能摇头叹息。

所以之后政府也学精了,看准净选盟敢一哭,敢二闹,就是不敢上吊。只要给出指令,帮净选盟画好活动范围的界限,到时只需要派遣一些警力到现场去见证净选盟准时散会的优良美德,就完事了。净选盟诉求手段保守,又事前自揭底牌,难道他们不知道全世界的政府都懂得,柿子挑软的捏,这个粗浅的道理吗?

忘记八大诉求

净选盟第二个问题是严重依赖政党,然后被政党骑劫。这个问题在第四次集会就凸显出来。由于回教党和反对党联盟的关系的决裂,所以不再动员出席集会。因此,集会现场几乎是清一色华人,要等到马哈迪的出现后才开始看到比较多的马来人出席,但整体还是以华人为主,大家之前看到的让人感动落泪的“全民”抗争不过是大家一厢情愿的南柯一梦。这时,可见净选盟和反对党的关系已经从合作,变成前者严重依赖后者。一旦这个问题产生后,被政党骑劫的风险就自然大大提升。

随着前两个问题的前提,产生了净选盟第三个问题,也就是抗争宗旨的妥协。净选盟当然有自己的八大诉求,虽然当中有一些诉求如允许各政党公平接触媒体的公平原则是相当模糊,但更严重的问题是净选盟为了扩大集会人数,结果把许多毫无关系的课题也一并带进去。最后的在集会现场为了带动气氛把自己的八大诉求忘得一干二净,完全配合反对党的节奏。

以上三个问题都只涉及到净选盟,所以还不是最严重的,我认为最令人担忧的还是净选盟不断消耗社会的反抗资本。打个比喻,就像是我们常看到的捐钱行为,一开始是大家的爱心泛滥,很多人捐钱时并不求自己的捐款是不是真的能够帮助人,只求自己的良心少一点折磨,然后有人开始浑水摸鱼骗捐款,到最后整个社会的“爱心资本”开始大幅度减少后,我们就不再信任任何的募捐,哪怕是童叟无欺的机构。

上传照片求认同

今天净选盟就是这种情况,不断消耗社会的热血和反抗精神。主办单位和集会出席者在没有获得任何进展的情况下散会,然后大家带着“革命成功”的愉悦心情回家,上传集会照片去社交媒体寻求认同感。这和上述比喻中的只求良心少一点折磨的情况一模一样。这种高调又不求成效的集会活动,说是变相的维稳一点都不为过,继续办下去,只会让越来越多人意兴阑珊。

最后,大家都不再相信任何的公民运动,对于社会的反抗力量也削弱了。

我相信很多人会对我的文章嗤之以鼻,但我更相信的是,与其大家沉溺在办一场自欺欺人的嘉年华,不如静下心来好好思考净选盟的存在意义,并把这些问题向主办单位施压。这样,纵使没有了净选盟,起码公民意识还有抬头的机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