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拿苹果与榴梿比较/玛丽娜马哈迪

这真是一个令人震惊的结果,不是吗?让人难以接受的不可思议的胜利!有谁能料到呢?

但现在你都看到了,美国至今最不可思议的总统,一个前破产者、电视真人秀明星和自认是只“咸猪手”;一名我们至少在未来4年都必须面对的人。

故意忽略一些东西

在我们当中秉持机会主义的社交媒体宣传者,迫不及待地试图将反特朗普的抗议等同于我们对自己政府的抗议。他们故意忽略一些东西。

败选的女候选人尽管获得更多的普选票,但她没有对结果感到不满,证明美国选举制度具备可信度。

另外,只要美国还是民主国家,则当地选民就有权利去反对他们的新任总统;抗议者未必是对选举结果感到不满或认为选举结果遭到操纵,他们只是不喜欢这位新任总统而已。

这就是所谓的言论和表达自由,而这项权利已获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牢牢确立。这修正案阐明“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

权利受法令限制

另一方面,我们知道我们的选举制度让人怀疑,特别是在近期的选区划分之后。当然,尽管我们的联邦宪法第10条文赋予我们言论自由、和平集会自由和结社权,但这些权利受到其他条款和法令的严格限制。

换言之,将反特朗普的抗议与本地的抗议相比较,就好像拿苹果与榴梿比较。即使是在那里的共和党政治人物,也不曾抱怨这些抗议,遑论他们现在已组成一个非常强大的政府。至于我们那些或许无法与共和党人一样感到安全的人,则是对每一个相左的意见抱怨。

但有一点是真的,在特朗普政府之下,美国少数族群预计不会过得很好。关于仇恨言论和反回教徒行动、非裔美国人和同性恋者,或是非白人及非异性恋者的报道已经存在。就好像英国“脱欧”后般,特朗普的胜选犹如授予那些这些年来一直怨恨“政治正确”的人一个发泄的许可证。这样可不妙。

更不妙的是看到一些来自国内少数群体的民众对美国非常脆弱的少数群体缺乏同情心。人权显然并不像人们所认为的那样放诸四海皆准。在美国的少数群体意识到他们必须互相支持,无论是宗教、社会、种族或性别少数者,以确保大家的人权获得保障,他们明白美国宪法保护每一个人,而不仅是一部分人。这是我们大马人尚未理解的东西,无论我们站在压迫的哪一边。如果只坚持本身的人权而忽视其他人也有相同的权利,则这么做肯定是虚伪的。

相信梦幻故事

美国选民和大马人之间或许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我们倾向相信梦幻故事,特别是如果它们核实了我们的偏见。许多来自东欧的假新闻网站,已刊登许多听起来像真的,但实际上是假新闻的故事。但有许多人散播这些新闻故事,其原因主要是因为它们听起来像他们想要相信的东西。如果人们相信它们,这类型的东西可对选举产生影响。

令人鼓舞的消息是根据路透社的调查,大多数的大马人不相信这类新闻,特别是在主流媒体的报道。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会在未经查证的情况下,相信来自其他网站的消息。我们有一个从字面上和认真阅读这些故事的倾向,尽管一名怀疑者即可轻易戳破它们。而且我们还很容易在不知道为什么的情况下,轻易对某些挑衅词汇作出反应。

新的特朗普世界已摧毁所有美国人曾以为他们所知道的一切。鉴于我们已被“特朗普”了好一阵子,他们应该向我们咨询如何面对的方式。

(译:泰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