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证明地位稳固?
吕丽君主动提“澳门的事”

吕丽君于声明中特别提到“澳门”。(图:苹果日报)

(香港15日讯)吕丽君独家回应香港《苹果日报》称,“这几年来,我们经历了很多,为了澳门的事我没日没夜的奔走,结果清者自清,不用介怀。”

吕丽君于声明中特别提到“澳门”,应该是指前年大刘刘銮雄与南华足主罗杰承,涉行贿澳门运输工务司前司长欧文龙及洗黑钱案,两人罪成,刘、罗各判监禁5年3个月。

2013年6月,法庭首次传召证人,大刘缺席,由女友兼华置执行董事吕丽君到庭旁听。

此后吕丽君多次代表大刘到澳门听审;而早于2012年5月,即大刘卷入欧文龙案后,曾携吕丽君一同上京,当时有报道指大刘欲找“高人”摸底解困,最后无功而还,但上述举动被理解为“间接证明了吕丽君在刘家的超然地位”。

同年,即2012年,大刘安插吕丽君入华置董事局(当时甘比胞姐陈诗韵已获委任为执行董事,而刘鸣炜续任非执董职务)。

当时华置通告指,吕丽君并无与公司订立服务合约,亦无拟订服务年期,有权每年收取60万元(约33.6万令吉)酬金,并享有酌情花红。

当年吕丽君获委任为华置执董,外间普遍理解这是大刘为公司展开“救亡行动”,事关若大刘被澳门法院判囚,华置须向股东交代,大刘亦须即时辞去公司职务,故早于2012年大刘已有部署,在董事会安插吕丽君及甘比胞姐陈诗韵为执董,以免自己辞职后影响华置营运。

不过,今日大刘在大宅接受香港《苹果日报》访问时,提及当年之所以委任吕丽君入董事局,是因为当年吕提出要求入局,大刘答应,但吕于任内对华置运作并无任何建树,大刘要求之退出董事局,但吕丽君迟迟不答应,直至2014年4月,即欧文龙案判决后,才宣布辞任执董,即日生效。

吕丽君今次于声明中特别提到“澳门”事件,未知是否想向外间证明其于大刘心目中确有一定地位同“帮到手”,还是另有其他弦外之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