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人类学家研究场域

从人类学通俗笔记,到饮食杂文,再到食谱专书,庄祖宜示范了迥异于一般印象的饮食书写。本文将概略讨论庄祖宜3本著作的书写演化和转变,希望能拉出另一种切入饮食文学的阅读向度。

我依然记得自己第一次读庄祖宜的《厨房里的人类学家》时的情境。那是26岁在台湾度过的第一个春节,研究所刚上了一学期,回国机票昂贵,为了省钱而毅然决定留在台湾度过整个寒假。除夕夜,带了一两套衣服和书本就溜出校园聚到其他大马学生那里,吃了电饭煲火锅就当作是过年了。在不知是在谁的房间里,我们看了一晚的《春晚》,隐退许久的王菲上央视演唱〈传奇〉。

隔天一早,我离开大马帮自己上台北乱逛。其实当时对地方也还不太熟,在西门町走了大半天,吃了争鲜寿司和阿宗面线,再百无聊赖地搭火车回到中坜的学校。一路上,身上带着的《厨房里人类学家》宛如隐形玩伴,打发了我异乡独活的凄楚。庄祖宜在书里记录自己如何在美国放弃博士学位,然后报读餐饮学校,毕业后继续找机会到西式餐厅实习,向名副其实的大厨请教厨艺。由于,她下笔充满了狂热和谐趣,使得我都忘了那段日子如何反复自卑地质疑自己的能力和资质。

放弃博士学位投入做菜

上了研究所才发现,自己在马来西亚读的3年中文系,其实都是靠着小聪明蒙过去。虽然立定主意到了硕士班要研究现代文学或马华文学,但一开始实在不知道自己凭什么能耐做得了学术研究。看《厨房里的人类学家》的庄祖宜写到当机立断地放弃博士学位,甚是心惊胆颤;然而,看到她身心灵完全投入学做菜,又不禁地感到欣羡和安慰。

“以前我早上总是起不了床,想到论文就有一种见不得天日的无力感。现在天一亮就跳身起床煮咖啡做早餐,恨不得时间多一点,因为有这么多东西要学!”庄祖宜是这么写自己开始上厨艺学校之后的心情。看似摆脱了永劫回归的论文梦魇,她并没有从此就将自己与人类学的关系撇清得一干二净。她开始在自己的部落格上笔记自己的学厨经验,动用自己的人类学训练和触角“亲身长期融入研究对象的生活,一边参与日常活动,一边留意周遭的人事物,还要不时反省自己的言行思考是否因为这些活动而有所改变”。

从人类学博士生转为厨艺学校学徒再变成专业厨师;从部落格写手到成为出书作家再成为两个孩子的妈妈;从台湾到美国、香港、上海到印尼;纵然,个人身分不断转变,或因外交官丈夫的工作关系而不断举家迁徙,“饮食”始终是庄祖宜的专业。

3本书记录做菜演变

她的第一本书内容主轴大致可以归为一个专业厨师的养成与蜕变;到了第二本书《厨房里的人类学家:“其实,大家都想做菜”》俨然是第一本书的延伸变奏,更多篇幅触及饮食观念、食材特色和做菜基本功,这里她开始传达一个观念:其实做菜并不难,最重要的是基本功,“只要原则掌握好,材料和程序不打马虎眼,最阳春的菜色也可以很吸引人。”果然到了第三本书《简单、丰盛、美好——祖宜的中西家常菜》,严格来说,这是一本食谱了,但是从庄祖宜的书写方向演进来看,这本食谱是她个人饮食美学或饮食人类学研究的“实践篇”了。

这样看下来,庄祖宜虽然没有完成博士论文,这3本饮食著作集结起来也缔造了颇为可口的文学景观。

饮食经验升华至心灵觉悟

将怀孕生子这件事与饮食结合,是庄祖宜的饮食书写中较为特别的段落。她写到:“如果说做菜是我的感官启蒙,那么怀孕生子就是我身体意识的爆炸性伸展。怀孕期间,嗅觉忽然变敏锐了,一点油腥就作恶,又频频想吃酸菜,不由自主的出现所有典型症状。”而在长子出世之后,她又写“……以前我只做菜给人吃,现在却是奉上自己的身体喂养孩子……。”做菜的每个细节都如此仰赖人的五感,比如挑选和处理食材是靠视觉和触觉,制酱调味靠嗅觉和味觉。关于吃,的确并不应该只停留在满足口欲、填饱饥饿,这样吃法多无趣,岂不只是将人看作是肉身机器,食物是能源耗量。关于吃,是一个值得更深层探掘的课题。而庄祖宜在生育的过程,将自己的饮食经验再升华至几近宗教式的觉悟。

一般饮食散文或小说,总是将食物当作一个符号,寄寓作者的阅历和情感,或者成为一种文学的隐喻手法,附随着故事的线索与讯息。庄祖宜的饮食书写因为有专业的厨艺训练为底蕴,使得外行人看“内行人说内行话”更是津津有味。

厨师的社会责任

最有意思的地方,该是庄祖宜也在著作中提到了“厨师的社会责任”这个课题;这是在她从厨艺学校毕业时,大厨老师们耳提面命的事情之一。所谓的社会责任,并不只是教人吃得高、上、美,而是如何吃得健康、如何对环境友善、如何确保永续经营此等议题。像名厨安东尼波登,周游列国致力推广异文化非主流的饮食;即便是已经在电视上过度曝光以致教人厌腻的戈登拉姆齐,也曾做了一档节目,进入英国监狱教导一群囚犯制作点心糕点,然后创立品牌,供销至监狱周边的咖啡馆,借此改写囚犯的生命,重建未来希望;还有像麦可波伦、马克彼得曼、爱丽丝华特斯等等,他们也都是推广现代饮食观念的重要名家。而庄祖宜自己目前在做的事情,也就是告诉大家只要挑选健康生长的好食材,动用简单实在的厨房基本功,就可以烹煮出美好的食物。自己下手做菜,更能保障健康、对环境有助益,有时,也在建立人与人的关系。

结语

当面子书兴起之后,庄祖宜也开始从部落格撤离,转而驻营在面子书之上。看她专心持家,偶尔分享自己的新菜、平凡的家居生活和正在阅读的书籍。似乎那位厨房里的人类学家,慢慢地耽溺在妻子母亲角色里了。身为读者,看她下一本书遥遥无期而觉得有些可惜,但也为她安乐静好的生活感到开心。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