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

练葵芳

早早睡了,半夜一点,压力大到吓醒过来。

什么事让我那么有压力呢?

一,该交一篇专栏稿了。

二,马修叫我洗墙壁。

就这样。

第一件事,对我难道不是小菜一碟吗?第二件事,马修那么疼我,就算我不洗,难道他会打死我吗?

如果这样想,压力就——不存在了?

压力隐藏起来

不是,压力就更隐藏了,我自己就更不好意思去知道我很害怕,很茫然,很想逃避做这两件事的事实。

只要有人吩咐我做事,我就这么害怕了。

超级怕做不好,即使根本没有做不好的理由,以及所谓做不好,其实也不会死。

每10年重复重度忧郁

我这种害怕,小小的小小的,日常生活中,老是硬着头皮,用死线/责任心和荣誉感逼迫自己,没有去注意到压力如何累积起来,每10年就重度忧郁、系统瘫痪,真的不出奇。

我认为自己不应该感觉到压力嘛。

事情好小好简单,又不是不会做,却那么害怕,太奇怪了,也太不符合我概念中自己的形象了,连真实的去体会自己的恐惧,都不敢。

是我请马修吩咐我做事的,因为我们要搬家,他一个人收拾打包好多东西,我却依然只是散步做饭做简单家务乱写东西。一来也是我已养成“最后一分钟”由形势逼出爆发力,忽然就可以完成一切事的习惯,二来,我看不得自己闲闲的,很隐秘的批评自己天生的闲散感,我觉得我好像哪里不对,很罪恶,会去破坏和惩罚自己。

就叫马修吩咐我做事,也希望可以减轻他的负担和工作量。好啰,结果我开始怕马修了。

他下班回来,我全身僵硬、气虚,报告说我没做到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等他表示对我感到很失望吗?他没有。他好像很认命,又好像很知道自己娶了个怎样的老婆,没有不实际的妄想,所以没有失望。

我忍受着一个小女孩的凄凉。

我感觉很凄凉、无助,我很害怕,但我没有说什么,晃神到一下子不晓得该如何把晚餐端上桌,闭眼深呼吸,深呼吸,慢慢移动身体,让身体自己去做事。日常生活流程,像开车,你有没有试过心事重重到忽然发现自己回到家了?过程完全不记得,好像身体会自己开车认路,根本不需要“你”的经验?让身体自己去做事。我继续害怕和瘫痪。

要克服,不容易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