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能量

我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坐在小张的对面。在还没赴约之前,我已经知道一如既往,小张有许多苦水不吐不快。我认为今天的任务相当简单,不过只是提供这位昔日同窗一双聆听的耳朵,让他抒发情绪罢了。

他眉头紧锁,说他的女朋友老毛病又犯了,成天提出无理的要求。尤其这一次更过分,她想小张能够在德国添置第二间小套房,以财务投资为目的。“我才刚买了一个单位,以后结婚的话,当作组织家庭的小窝。在这之上,我怎么可能有多余的金钱,可以承担那么多的银行借贷啊?”

“那你们是否看了中意的房子?价格多少?两个人能否一起供屋?”我在杯子里搅和,一边连珠炮式的发问。别人的家务事,我不便有太多主观的批判,我顺着话题的风向,关于买房这档事,提出一些常人会有的疑问。

“我……我们在房屋中介的介绍下,的确看了不少房子。考虑到公开市场的售价,价格方面还算是物有所值。至少,女朋友他家两老愿意资助,我不如趁年轻,咬紧牙关撑下去……”开始的时候,小张渲染了许多埋怨与不满,但是从理智面出发,竟然说出180度大转变的话。

怀疑他无病呻吟

一时之间,我怀疑小张只是在无病呻吟。

“那最近工作状况如何?”我吮了一口咖啡,把话题岔到了另一边。之前,朋友圈里盛传Diploma出身的小张,苦苦熬了数年时间,一直从Technician做到了Technical officer。日前,刚刚完成了半工半读的Degree,公司马上调升他的职位,转成了工程师。若消息属实,真可谓是毛毛虫蜕变成美丽蝴蝶的典范了!

“别提了,我的公司把我调到了我不想干的小组——管理客户投诉服务中心。对于客户的投诉,我并没有太大的负面情绪,但是我的管理能力、技术能力,还有处事能力受到上司很大的质疑。要是有机会,我想要再次进行内部转移离开这个无法创造价值的岗位。”

我口边的声声恭喜,硬生生给吞了回去。

虽然说是“别提了”,但是小张滔滔不绝,再也止不住他的百般无奈与愤恨。“我的上司刚给我发了一封警告信,要求我在短期内改进自己。虽然没有具体说明后果,但是我感觉上司想要逼走我,而另请高明。我在这里工作了10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的工资、福利是我绝对不能放弃的事!”

其实,刚刚转变新环境,小有差错也是人之常情,在所难免。与其贸贸然放弃,不如思考当初何以应允接下这份工作,如何以过去工作的经验,应用在新环境的挑战。欧洲接受大量难民,短期经济蒙上一层灰,英国卡在脱欧的难题骑虎难下,全球经济放缓、内需也下降。找一份“零瑕疵”的工作谈何容易?

萌起疏远他的念头

餐厅里人潮渐渐褪去,我看了一下手表,暗示自己想要回去休息了。但是小张还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认为自己的交往关系不睦、事业不顺遂。但是我从外在角度出发,却全然不觉得是这么一回事。

小张打了一份铁饭碗的工作,工作上步步高升;财务方面,他有车有房,还打算添置第二间房子。30岁来说,比太多人幸运得多。

我不经意也可能被他的负能量影响。虽然,我秉持不要批判他人,但是还是逐渐有了疏远小张的念头。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