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尿尿

那天为赴约得乘坐巴士到聚会地点。上巴士去,通常都会捡个排在前面的乐龄保留座。只剩下一个,靠走道边的,是机会也是缘分。因为思乡族,不像我们望明月的,都捧着手机,常不择位而坐。

车开行不久,忽然觉得我的裤裆,好像有点湿漉漉的。我便往车顶上查看,是否冷气机出气口点滴到天明。因为座位是靠近巴士入口,经常开关会把热气引进与车内的冷气相混而产生水珠。却没见到水迹。算了,索性就把本来置放在左腿上的背包,转放在那被弄湿裤裆上,好遮羞也可防被弄得更湿。

没多久,有上车的搭客想要坐在我前面刚空下的位子。他未上座却先往下看,看完却往前走,不要那位子了。很自然的我也弯身往走道看去。那里是有一小淌水,那大概是先前在那里停了一下的小孩,等不及,无意撒下的。它也无色、无味,没大碍。

我就快要到站了,按下下车铃后,便提起背包站了起来。突然觉得裤裆处好像更湿了。说时迟,那时快,坐在隔位的女士给我打个招呼,说道:“老伯伯,你尿尿了!你今天大概忘了穿尿布。你不必急着下车,我会跟司机先生说你是尿失禁,老人常有的毛病,没事的,他不会骂你的!”

我那时已开步走向出口处。不过那女士的话还没说完:“老伯伯,我是在一乐龄中心工作的,看过很多老年人尿失禁,就地解决的。院里的同事也习以为常,无所谓的,你回来坐吧。我要到中心去上班,还有不过两个站就到达了,我们一起下车,到中心去清理清理。也顺便参观一下,那边还有住院医师,他会帮你……。”这时我已在刷卡正要下车了,没料到她已赶到我的背后,还伸出手来牵我的手臂。我回她一句感谢的话便踏出巴士了。 

走在聚会地点的路上,我想起一则看来的笑话。话说一年级的孙女一踏进家门看到妈妈,便迫不及待地问妈妈:“老师发了一张填表,我不懂其中一项有关‘性’……”妈妈听了,便紧张兮兮地把她女儿拉进房间去,连忙说:“在外头,你千万不要让男孩子拥抱你……。你月经来后会怀孕生小孩的……。”小孙女听得莫名其妙的说:“我起先以为‘性别’那栏只填男或女。有同学说,我最好先问问妈妈,因为她妈妈说现在还有不男不女的……。”那位好心的老人院义工,不就有点像那妈妈,反应过敏?……

不过,再回头想一想,真的有点不对劲:水从哪里来?报上偶尔报道过中国游客让小孩在公车上撒尿的。不过,那趟车好像没小孩。对了,可能是坐在我后面那两位老人,是了,该是她们,尿水都往走道流到我这边。这怎么是我呢?

快要到达约好的地点,先和朋友见面后再思索好了。见面时第一句他们就问:“你带来了名贵的普洱茶了吗?我们已引项而待!”还没有完全坐下,我就把在巴士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们。他们听后仰天哈哈大笑后曰:“所指我们还差不多,我们一小时内小解一次,而你是从头到尾4个钟头都不上厕所的!可能是那女士自己尿尿,嫁祸于你!”说的也是,在重要的宴会上,不慎放了个响屁的人,多会往他傍边的宾客带着微笑地点个头。意下在暗示:“不碍事”。

我又想若该女士是名学者或作家,她也许就会讽刺地说:“不知道哪家老人院偷跑出来的。他还什么随心所欲不越规的?在公共场所搞到湖泊满地,臭气熏天,还一走了之呢!简直无法无天!”幸好是名社工,天佑社工!

叹茶时间到了。我伸手进背包拟把500公升的保温水壶拿出来。天啊,怎么里面湿漉漉的?把水壶拿出来一看,原来那瓶盖没完全盖好,难道我裤裆及巴士上的水是普洱茶?老人院,好心的义工,老伯伯尿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