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准叫我“Balik China”/官泰发

研究华人身分认同的权威学者王赓武曾指出,早期海外华人身分认同大致可分为3类,有些移民情感上仍旧强烈认同自己为中国人;有些认同中华文化,但也接受新文化的陶冶;也有移居已久的华裔,逐渐脱离祖先原生国的文化,并发展出特有的文化认同。

换言之,尽管都是海外华人,但大家对身分认同则是持有不同的立场。有鉴于此,从不同的认同角度出发,其论述自然大相径庭。

作为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华裔,我迄今只在求学时期被一位研究东南亚政治的台湾教授问过,你爱你的国家吗?我回答我当然爱我的国家,但我可能不是很爱当时的政府。

为何借钱建铁路?

对我而言,文化认同与政治认同并不会有矛盾,我拥抱中华文化,也不会排斥友族文化或西方文化,但在政治认同方面,我想不透在没有更换国籍的情况下,为何我要“效忠”其他国家?

台湾人在谈身分认同时,喜欢说“吃台湾米、喝台湾水”,我想我也是吃榴莲、山竹、红毛丹,喝甘蔗水长大的孩子,马来西亚国歌也是从小唱到现在,真是除了爱这里,我还可以爱哪里?

众所周知,马来西亚与中国在南中国海也有主权争议,对我而言,两国如果在未来发生领土纠纷,我个人肯定是像支持李宗伟打败林丹一样,毫不犹豫的站在我的国家这一边。

同样的道理,当我看到政府在明年度财政预算案宣布将推行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时,我也肯定会要求政府“讲清楚、说明白”建造这条铁路的可行性,以及为何明知道没有钱,还要伸手向他国政府借钱兴建?

平心而论,政府确实有必要说明为何在隆新高铁八字都还没一撇的时候,我们却又要兴建东海岸铁路?是不是兴建完毕后,最后负责还债的将是广大的消费者,就像巴生谷目前收费收到不知何年何月的收费大道一样?

缺乏有力监督制衡

我国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缺乏有力监督及制衡,进而出现所谓的“白象计划”。最新的一个例子,就是我的家乡马六甲。

根据今年10月1日的报道,自早前的4家航空公司后,马六甲峇株安南国际机场又有一家航空公司暂停航班服务,目前只剩下一家马印航空公司使用该国际机场。反对党还要求州政府说明,这航空公司是不是每年获得100万令吉津贴。

简言之,身为一名接受中华文化熏陶的华裔,我肯定乐见中国的强大及强盛,但这不代表我一定要完全支持政府亲中的立场。

美国已故前总统肯尼迪曾说:“不要问国家能为你做什么? 我们应自问为国家贡献了什么?”秉着相同的逻辑,我也只会问我对这片土地及土地上的人民付出了什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