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城镇化加速/谢祥锦 

印尼高速城镇化并没有为当地居民的经济状况带来即刻的改善。

古时候人们积聚在一个地点,以能群体进行贸易、防御外敌、治理群众、进行宗教仪式等,发展出了城镇;在人类的历史上,城镇的起源标榜着文明的重要里程碑。

数千年后的今日,在人类历史上城镇化达至了高点,全球约有50%人口居住在城镇地区,而预计到了2050年时,这个数据会达至66%。

城镇化被视为是国家进步的指标,全球各国中,没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是不经历过城镇化的。

世界上城镇增长率最高的其中一个区域,就是在东盟;数据显示大约半数以上的东盟人口为城镇居民。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东盟城镇人口比率并不一致;在2015年里新加坡的城镇人口达至100%,而柬埔寨的仅为21%;马来西亚的城镇人口比率也颇高,为75%。可以肯定的是,东盟国家的城镇化的增长一直在增速中。

以印尼而言,这个国家的城镇化,即从农村迁移至城镇的速度是亚洲最快的。

60年来,在印尼的城镇人口平均增加4.4%,预计在未来10年内,印尼总人口的约68%,将居住在市区内;其人口城镇化速度比中国和印度的还快。

若以年度增长来看,2015年里马来西亚的城镇人口增长率为2.4%,而近几年来经济发展迅速的东南亚大陆国家,大部分都比马来西亚的高,如缅甸为2.5%、柬埔寨为2.6%、老挝更高达4.5%。

城镇化也有负面影响

东盟目前拥有五个巨型城市(人口超过1000万)、四个大城市(500至1000万人口),20个中型城市(100至500万人口),和21个小型城市(50万至100万人口),而这些城市将会增加中产阶级人口,预计到了2030年东盟将会有1.61亿中产阶级人口。

在中产阶级人口增加之下,城镇化一般上都被视为视为带来大量商机,尤其是房地产业、服务业、销售业等,不过,这也并不能无视其中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再次以印尼为例,高速城镇化并没有为当地居民的经济状况带来即刻的改善,印尼每1%的城市化增长平均,只带来了4%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

就职市场求不应供

印尼36%的贫穷人口,或达1000万人居住在城镇地区,印尼主城镇地区有面对着缺乏基础建设,如城市公共交通、食水、卫生、排污等问题。

印尼城镇化所面对的问题,也同样地反映在东盟许多城市里。城市人口的增长,也表示就职市场可能面对求不应供的现象,而导致失业率增加,如雅加达的失业人口达7.8%、马尼拉的则达7.7%。

伴随着人口增长、失业率增加的是收入不均,而在有的东盟国家城市收入不均,会涉及民族或宗教群体,即有的群体会认为自己的群体贫困、弱势,而对其他被视为较为富裕的群体感到不满。

这种族群收入差别可能是事实,也可能是想象,不过,却能对国家民族和谐、整体经济造成破坏,如在1998年印尼部分城市针对华裔社群的暴动,固然是预谋、政治策划,但在城镇化之下的民族矛盾也是诱因。

可参考中国体系

当然,不同的东盟国家的不同城镇,也面对着各自的问题,如城镇化导致柬埔寨建筑业发展进而增加童工现象、马尼拉大都会因为城市排水系统不完善,加上菲律宾经常面对台风威胁而导致水患常发生等。

其他像是污染、罪案等,也是常见的。

许多东盟地区的城市策划仍在起步阶段,因此许多目前城镇所面对的问题将会延续下去,而没有良好体系,城市规划也恐怕不能获得更大的改善。

安邦智库首席研究员陈功曾指出:”一般来说,城市化是社会现代化的一个发展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农业社会,第二个阶段涉及到农民进城的问题,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城镇化的过程,第三个阶段就是向知识化的进程发展。”

现在许多东盟城镇,包括马来西亚的不少主要城市,都处于着第二阶段至第三阶段,而需要在城市社会生活地区做出有必要、有计划的改建,推动工业化和城镇化良性互动、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的和谐发展。

面对这些城镇化相关问题里,除了在城镇地区改善基础建设,中国部分地区实行的农村城镇化、城乡一体化或可成为一些东盟更加参考的对象。

即依据非城镇地区的历史及特点进行符合当地状况的改造,並与周边郊区配合转型成为城镇,发展这些地区中小型企业,为该当地社群,尤其是年轻社群创造就业、商业机会,避免人口过度迁移至主要大城市地区。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