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德:飘浮覆盖河底缺氧份
玻璃口河恐变死河

“轻舟已过垃圾河”,玻璃口河抽水站上游两边滋生浮生物,河面已越来越小,镜头前面可见河面一片浑浊。

(文冬2日讯)绿色盛会主席黄德指出,玻璃口河沙场上游乃著名暹猛瀑布,水流湍急、清澈,可是流经沙场后却变成浑浊不堪,河流两边滋长飘浮生物,覆盖范围日益扩大,严重地方已看不到河流及清绿,片舟难行。

“飘浮生物的滋生是因河床沙泥被挖掘后氧份浮上水面造成,这也意味河底再没有氧份,生物如鱼类不能生存,久后浮生物覆盖的地方变成死河。”

他说,政府执法不严,有人为牟利妄顾众食水污染,是不道德行为,而政府批准抽水站上游挖沙更是不理性。

该党将成立“保卫玻璃口河联盟”,希望任何政党、团体和个人参加,以便为玻璃口河尽一份力。

有关联盟将会有一连串的后继行动,包括实地观察、讲座,以提高文冬人对环保的醒觉。

黄德今早在行动党文冬州议员服务中心的新闻发布会上,重播玻璃口河抽水站上游被沙场污染的实录片段后,向记者发表谈话。

在场的也包括该党美律区州议员邹宇晖、吉打里区州议员李政贤和助理谭大新。

一架吸沙机在河中运作。

用更多化学物净化食水

他表示,交通部长机要秘书浦文雄认为水务局经检测河流的浑浊和酸咸性程度没有超标,可安全饮用,但问题的关键是水务局需使用更多化学物净化食水,过多的化学物对人体有害。

他说,文冬人过去把玻璃口河称为“清水港”,是上天赐予文冬人的珍贵资源,所有人必须珍惜。

李政贤(左起)、邹宇晖及黄德两周前乘小舟探查玻璃口河抽水站上游沙场污染河水情况。

邹宇晖:不只沙场垃圾
开垦农耕地污染河水

邹宇晖反驳浦文雄的指责,他说,行动党一方面把沙场污染玻璃口河抽水站上游视频上网,以便引起全国共鸣,另一方面也不断搜集更多河水被污染资料,因此浦文雄不应指行动党旨在渲染课题。有关视频反应热烈,两天内点击率达5000人次。

他也说,其实玻璃口河上游不仅面对沙场污染,堆积如山的垃圾、山坡开垦和沿河农耕地也造成河水污染。除非农民是采用有机种植,则污染程度较小。

他继说,当地废沙场变成大型垃圾场存在已久,是市议会缺乏监督所致,浦文雄应向马华市议员追究。

同时,沙场没有污水缓冲区和过滤站,污水直接流回玻璃口河,是最大的弊端。

他调侃文冬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廖中莱要把文冬打造成生态旅游区,可是却漠视文冬人民的饮用水源区。

李政贤指出,河水浑浊和酸咸性不超标不等于河水没有受污染,他挑战水务局测试该河的重金属标准,然后加以分析它的有害性。

“沙场在抽水站上游运作,连带其他污物流入河里,如发动机油渍、空柴油桶残余油渍随大雨流入河里。”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