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住在朝鲜吗?/玛丽娜马哈迪

三名分别来自美国、菲律宾及马来西亚的老朋友,近来坐在一起喝咖啡。在聊了一长串关于家人的动向后,话题转换成了时事。国家领导问题自然而然的冒出来。其中一位朋友对一位橙皮肤及自认是咸猪手的人在竞选总统的事实感到悲哀,另一位则是抱怨她的领袖没有教养及疯狂,最后一位被朋友询及为何她的领导人还在位时,只能尴尬以对。

三个人都同意的一点就是我们国家一定是被一些奇怪的云朵笼罩,造成我们现在都必须忍受一群不完美的男人作为领袖。当然,对我们其中一位朋友而言,她的国家还是很有可能选出另一位领袖,一位比较没那么不完美的人。

至于另一位朋友,她只能继续忍受6年,尽管期间他可能对她的国家造成严重伤害。但对于三位之中的最后一位,她的国家因为一位贪得无厌领袖而走向崩坏的可能性极为真实,而且现在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

有趣的是当我们讨论个别国家局势时,最熟悉独裁的人立即意识到即将发生危险的迹象。创造内部和外部的敌人、除掉所有知道得太多的人、打压批评者、妖魔化不合作的前盟友、使用国家执法机构对付公民。

所有这些都曾被其他专制领袖使用过,当我描述我的国家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我朋友担忧的睁大了眼睛。

漠视严重缺失

在我们的国家,只要我们选出的领袖制定一个基本上让我们变成一个脑部不发达,因而分不清好坏的婴儿的法令,我们大多数的民众都愿意漠视严重缺失,例如“竊盜統治”。我读了一篇关于我们邻国领袖言论的文章,他说如果他们没有做错什么,没有人需要恐惧。

他的谈话当然是针对数以千计被杀死的毒贩及吸毒者,但我仍然因为对这番话的熟悉而感到颤抖。这里的问题在于,当没有一个标准来判断谁犯了罪,我们又怎么知道他们做错了什么?获得每个人尊重的宪法所确定的法治,才是对无辜者的真正保护。

但在我们这里,当人们因为穿T恤、扔气球、画漫画、发表私人评论或以专业能力发表公开评论而被逮捕时,又或者当标签被用来妖魔化民众及他们很少有机会澄清他们所持的立场时,任何人都可以被认为“犯了一些错误”。唯一被视为“正确”的人是那些说,是的,皇帝的衣服是美丽的。难道我们是住在朝鲜吗?

我的朋友问道,为何我们对这些不公正未置一词?我说我们其中的一些人确实有做到,但还不够。

大多数人都忙于追求一个体面的生活及养活孩子。但是,我朋友也说,如果妳的领袖做错了,妳就不会有体面的生活,而且妳不知道需要花多长时间才能回到正轨。

我说我知道,但我们大马人是温顺的人,他们已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无法想像能有一个不同的生活。而且这对我们而言,有可能已经太晚了。

当我的朋友问起我的国家发生的所有奇怪的事情,例如禁止“热狗”的字眼是不是很正常时,我只能尴尬以对。不,我说,这完成是不正常的。我们曾是一个冷静明智的人,不会快速地攻击我们主人所发明的影子。但这些也许只是为了掩饰许多真正发生的罪案,好让媒体有一些东西可谈论,即便它们无法谈论真正重要的事物。又或者真正的犯罪是婴儿化我们的人民,以致我们必须不断被告知我们感到困惑。

活在颠倒世界

避免受到香肠的冒犯显然比保护我们不会遭人偷窃更重要。这就是我们今天所在的颠倒世界。

也许我们唯一能坚持的就是在这个阴郁的世界里,不会改变的是人与人、社区与社区和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友谊。我至少很欣慰地知道,尽管经过几十年的分离、政治变迁与反复无常,友谊真的可以永固。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