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足够力量 不要谈改变/玛丽娜马哈迪

如果与此刻只能面对一群愚蠢的人比较,我们所有人不是都曾梦想着由鼓舞人心的领袖领导吗?如果与必须弄清楚那些愚蠢者最近又抛出了什么胡说八道的废话比较,我们不都是更希望能聆听领袖的演讲并感受内心充满希望的激动?

就像很多国人对出现在我们媒体上的小丑感到厌倦一样,我近来转而关注美国大选。这是一个让我极为关注的活动。一边厢,漫长的竞选过程及复杂的总统与议院选举让我们有机会真正了解候选人,而非像国内只有两周时间用作冲刺的大选。自初始一大批有意问鼎白宫的候选人,再到残酷的削减至最后两名候选人,从某角度而言,这情况可说是一种解脱,特别是在目睹一些候选人令人瞠目结舌的糟糕表现之后。

最后两个竞争者的所有面向都将面对新闻显微镜式的审查。这是他们根据既定政策的仔细审查过程,而非只关注竞争者的外表。不像在我们心爱的国土,乏善可陈的政党公开申明他们想要提名年轻、漂亮和性感的候选人。这当然是指女候选人。

在美国选举的一些个案中,根本不需一台显微镜,因为他们自己向全世界展示了他们所有的缺点,尽管这都不是有意的。我敢肯定有许多国人收看了总统候选人的辩论,这个对我们所谓的民主制度而言算是新颖的想法。我们看的不只是言辞,还包括怪异行经,这个有时比只是听候选人的谈话,还能让你更了解候选人。

我个人认为两位候选人都不怎么样,而且我很高兴我不用投票。它是一个“不是很棒”与“甚至更糟”之间的选择。而“甚至更糟”是如此的可笑,你有时不得不怀疑这是否真实,还是它只是一部电影。我们知道电影不会对我们这些不能投票的人的生活造成巨大影响。

真正糟糕无法逃脱

美国有一点很好:真正糟糕的人无法逃脱。当某个视频出现,显示某具有睾丸激素的候选人对女性说了一些粗鄙的话之后,除了死忠支持者外,他一直被各界嘲讽。他目前饱受冲击及流失潜选民的支持。

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这里,支持者实际上会多于批评者。我们之前已看过它发生,我们所谓的民选代表可自由的侮辱妇女,然后在做出不情不愿的道歉时,他们的手腕只被打了一下。那位美国总统候选人完全没有悔悟。事实上,我们熟悉他的行为方式:指责受害者、指责对手、归咎媒体及责怪全世界。我们是不是应该检查他的出生纸,以防他是在这里出生?

无论如何,当美国第一夫人果断地用一个慷慨激昂的演讲痛击他时,让我产生是否错误的女候选人正在参选的疑惑。米歇尔奥巴马的演讲是许多女人梦想听到的,因为它使侮辱女性成为主要课题。

事实上,这是一个无论是什么性别的人都梦想听到的演讲:充满信念、专注、清晰和鼓舞人心。反之,我们生活在一个甚至连女从政者都不坚决维护女性的国家,而且还必须忍受那种认为拆毁高楼是一个对付政敌的合法方式的男从政者。

现在是投选美国总统的最后阶段,没有人知道结果是什么。民调结果是一回事,但是“脱欧”公投告诉我们,现实可以是另一回事。

关键是投票的动力。共和党候选人可能正在挣扎,但他的支持者非常积极及肯定会去投票。他对手的支持者似乎没有被激励,现在或许只剩那些与她们的领袖一样,无法忍受一个粗鄙咸猪手的女选民。她们以及其他被他排斥的少数群体的人数是否足够,将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400万合格选民没登记

在这里,至少在社交媒体上,人们似乎有改变的动力。除非它变成行动,否则这将毫无意义。超过400万合格选民甚至没有登记。如果他们在我们自己的选举之前没有及时登记,他们就不能参加投票。所以,除非我们有足够的动力去注册为选民,否则不要谈论改变。

与此同时,我会暂时忽略我们本地的恐怖节目,以关注千里之外的另一个节目。给我一包爆米花!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