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款易吞消化难/黄子

那天在脸书的短片,观赏一个印度大兄,逮到一条约十多尺长的莽蛇。初见他抓住蛇腰,奋力抖,待镜头转换角度,才看到蛇口含了半截小羊。原来壮汉一面抖一面推挤蛇腹,是要蛇把小羊吐出来。几经奋斗,果然小羊被反挤而出。大汉继续摇继续抖,又一手推挤仍然隆起的蛇,结果,再挤出另一只小羊。

人心不足蛇吞象

哗!常言道,人心不足蛇吞象。这条不过十多尺长的中蛇,竟那么贪婪,一口气吞下两只小羊,才腹胀体重不能动,被人逮个正。吞下肚中两只猎物不但被推挤出来,比煮熟的鸭子在盘中飞掉更冤,恐怕它的皮也会被剥了出售,本身反成为人家盘中珍馐。

今日大马,野象野猪,偷吃毁坏农作物,都没好下场。农民若没枪无法对付,可请农业部森林局官员出头;老虎莽蛇,若敢出来吞吃家禽被居民发现,陷阱网罗随即等待它们再来造案。就那么为了一餐食物,走兽游虫搵食不但艰难,并且,一碰上人类,代价可真高到要命。

说来,在大马,做官吃钱,远远比猛兽游虫安全容易得多。一马的贪污,从商场到官场,其腐烂度,远非媒体所能揭发万一。特别是商界,其普及未必较官场逊色,而其安全性,却比官场高得多了。商场的贪腐吃钱就不说,官场的贪腐,只要是小官小吏的小贪,一个月贪他几百几千,三两下就花完了。

至于前警总长敦韩聂夫所言的40巴仙的警界高官,收入与财富不符,腹中鼓鼓资产千万的中层官员,几乎都能平平安安,风风光光,顶着尊贵的封衔,全身而退。

只有像前警察一哥慕沙哈山透露的级别,人家一单出价就是每月200万;倘若他接受甲,乙丙丁等随后必然跟进,那一个月大小通吃,岂非月入千百万;或像沙巴水务局正副总监那样,现款千万上亿,要搬到瑞士或开曼群岛,而又没有专业人材如刘公子代为操盘,那就像是吞下两条小羊,鼓在腹中,一时三刻消化不了,又碰上有人新官上任三火把,才被逮个正。如今正像被印度大兄又摇又抖,硬把吞在腹中的死羊,反挤出来的尴尬。

身居肥缺,吞牛吞象机会太多,问题是吞下之后,如何消化腹中之物于无形,才是问题,除非有强大的靠山罩住,如前副揆慕沙希淡任内长时把贪污证据交给马哈迪,Boss看了之后不了了之,还告诉吞牛吞象者,结果倒霉夫的是慕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