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联盟的无奈/利亮时

前首相马哈迪医生成立土团党时,明确表示要通过该党和反对党各领袖结成在野大联盟,在下届大选中抗衡甚至击倒国阵,尤其是巫统,并将现任首相及巫统主席纳吉拉下台。马哈迪的目标和用意都很明显,就是要扩大巫统分裂,分散马来选票,以此来击溃巫统。马哈迪往在野力量靠拢,终极目标是拉下纳吉,而巫统呢?马哈迪若成功,可能会收编或拯救巫统。

对在野三党来说,马哈迪绝非忠贞盟友,但是目前形势让在野党无可奈何而与其合作。

在野联盟在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坐牢后分崩离析,民联在伊斯兰党与民主行动党严重分歧之下宣告瓦解。目前的伊斯兰党和巫统越靠越近,亦导致伊斯兰党内部分裂,部分领袖另起炉灶成立国家诚信党。目前的在野联盟缺少了共主安华犹如一盘散沙,再加上伊斯兰党的一分为二,更是欲振乏力;在野联盟心里相当清楚,与马哈迪合作无疑是与虎谋皮,但是目前的情况,没有马哈迪残存的政治光环,似乎无法与纳吉争夺天下。

在野联盟现下是充满了矛盾与无奈的思绪当中,现在的作战策略基本上是在跑短线,以及处于相互利用的情境之中。在野联盟与马哈迪创立的土团党合作,建立在彼此都有一个共同敌人——纳吉,当这个主要敌人纳吉被击倒之后,在野各党可能出现极大的分裂。族群主义可能是纳吉被打倒后的另一个主旋律,即人民公正党内的马来菁英和土团党,有更大的可能与巫统重新整合。

族群主义仍是主控力量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这代表族群主义将再度强化,而压缩了多元主义的发展空间。这可能导致人民公正党的非马来人领袖投向民主行动党,而导致了我国政治再度回到族群主义的道路上,而民主行动党则是回到原点,而且高唱昔日香港连续剧楚留香的主题曲:“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

在野党相当清楚,如果下届大选与土团党合作仍然无法入主布城,更糟的情况是在野党连州政权都丧失,这将导致在野联盟出现更严重的内讧,力量会进一步削弱。然而以笔者的观察,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较少一些。

来届大选,在野联盟可能还可以保住槟城与雪兰莪两州,更加上马哈迪的影响力,有机会拿下吉打州。基本上,于下届选举,在野党的力量仍然无法有所突破,而纳吉的地位是无法由外力来击倒的。

我国政治的超稳定结构在于族群主义仍是主控力量,而也是我国这个美丽的国度无法振翅高飞的关键所在。

(作者为高雄师大客家文化研究所所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