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和基本原则是神圣的/拿督李耀明

有人一直坚持沙巴和砂拉越应停止抱怨9月16日,并接受8月31日为国庆/独立/大马日庆典的唯一日期。

此论点的一个主要例子是,即使阿拉斯加和夏威夷在1959年才加入美国,两州也庆祝1776年7月4日的独立日。事实上,在原有13州联邦形成后数十年才加入的其他35州,也接受同一个独立日。

不知为何这些马来亚民族主义者没有注意到一些细节,如上述37州是加入已成立的美国联邦,而沙州和砂州是协助成立大马联邦。

正义最终于2010年来到,大马日正式受承认和在宪报中公布为全国假期。

《大马成功》如流行歌

大马已成功/平安繁荣幸福/……/一种族群一个国家/大马成功!

当时我读初中,记得几乎每天如“流行歌”一般唱这首歌。整首歌是在说“一致”,一个国家,一种族群。这首带军歌节奏的爱国歌为何如此琅琅上口?

好,大马属于我们所有人,我们所有人属于大马(里约奥运得奖时不是如此吗?)。其他地方我不懂,但在槟城,差别只在于马来人有马来名,印度人、欧亚人、印度基督徒、泰裔人、缅裔人亦然。语言、文化和宗教信仰的多元化,是我们建立基本原则的独特命题。

要前进,我们必须应对世代相传的经济不平衡,方法是大胆但必要的社会改造工程计划。

东姑阿都拉曼是在对的时间出现对的人。他意识到自己时间到了,就退让。敦拉萨是下一阶段的适合人选,并有幸得到敦依斯迈的辅佐,就像此前东姑有他帮助。

但后者1973年58岁时去世、前者1976年54岁时去世,不仅是他们家人的不幸,对我来说还造成大马的整个背景扭转了。建国计划演变成政治工具。要是两人多活个10年,该有多好。

世俗主义常被质疑

80年代和90年代初期,因为经济快速增长,加上选举成功,我们有意无意允许协助马来亚赢得独立和大马成立的基础遭受攻击。

世俗主义经常被质疑。“马来威权”的呼吁没有节制。政府认真的妥协被视为鼓励的标志。种族和宗教成为政治资本。

敦阿都拉接掌政权时,选民就像“好日子又回来”般投票。不过,伯拉没有继续他清楚辨识的改革,结果政治海啸来敲门。

有才干的政治领袖拿督斯里纳吉推介一马计划是绝对正确的,人民可上其网站看看他的政治敏锐度。很多人无法理解他为何不能完成此强大的倡议,他大可让政治对手厮杀。

如果说是他政党的极右派极力反对,如果2010年他坚持下去,他们又能怎样?土权和同类还能去到什么地步?

然后,纳吉在华人新年邀请董总(当时领袖有争议性)到府上,提高了希望,但没有给甜头。他招呼了选票已实质上公告的两个群体,但因未完成一马而让其余选民失望。我认为纳吉严重失算了。

隆市/布城从第一天开始就扮演大马主导角色完全可理解。沙州和砂州的准备程度当时落后于新加坡和马来亚,因此才须要20点和18点协议。

国家不能挨打

事实上,为了确认两区域人民是否支持大马成立而组成的科博德委员会,其成员包括3名殖民官员和2名马来亚人,没有沙砂州人。

沙砂州要求按照协议下放权力,布城很难有理由来推迟。无论如何,是时候把事情纠正过来了。

马华前总会长丹斯里陈群川(76岁)在“Ola Bola”年代是2届国会议员,第一手见证了那时各种族之间的团结和和谐。他强烈感觉到,无论一个人是否同意当朝政府,但必须小心,挨打的不能是国家。

他提醒,保持强大和耐久的社会,建立者并非有财富和权力,而是有爱心、热情和感恩。陈群川肯定,大马将继续成为为数不多的高增长国家。

我希望,政府会沿着建国原则的路线,即以世俗政权为基础,以及大马天空下的每个大马人感觉自己都有公平的份额,即使是有优惠政策。

附笔

政府必须立即停止资助依赖种族和宗教威权的非政府组织。

基于回教普世价值的政府会一直受欢迎。强调一种族群一个国家的人亦然。

(详祺译)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