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东盟梦/谢祥锦 

在吉隆坡,每次经过十五碑小印度的时候,人们很难不被那里的一座精致华丽的石雕门所吸引。

这座石雕门仿制著名的印度桑吉(Sanchi)大佛塔的石雕门,是印度总理莫迪在去年11月时造访吉隆坡时,给大马带来的礼物。

莫迪来到大马,加强和我国的联系和合作,是印度和亚洲其他国家,尤其是东盟国家深化关系战略的其中一部分。

2016年9月,莫迪更是访问了越南、寮国等东南亚国家,进一步推动彼此的往来,尤其是在经济层次上。

从“东望”到“东进”

事实上,莫迪并不是第一个想与东亚、东南亚有更多往来的印度总理。

在90年代初,当时的总理纳拉辛哈拉奥即想让印度更融合国际社会,加强对东亚、东南亚国家的外交、贸易关系,因而推行“东望”(Look East)政策。

在这样的政策之下,印度在1995年成为了东盟完全对话伙伴,与东南亚国家的贸易额也大幅增长。

莫迪意识到了印度的经济问题、复杂的国际情势,提出改善印度的经济、振兴制造业、扩张贸易。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印度需要扩展其市场,因此推动和东南亚的经政关系,对该国来说变得很重要。

有鉴于此,莫迪把“东望”政策进一步提升至“东进”(Act East)政策,也更加频密地和东盟国家联系,而莫迪也承认了东盟对印度“东进”至关重要。

莫迪(前右)造访吉隆坡时,与纳吉为十五碑石雕门揭幕。

加强毗邻贸易关系

在缅甸,印度希望能进一步在这个毗邻国家提升贸易。

印缅两国之间的贸易额在2015至2016财政年度仅仅为2.24亿美元(约9.27亿令吉),而在2016至2017财政年度的首四个月,缅甸甚至完全没有新的印度投资。

根据缅甸商务部的数据,缅甸-印度的贸易总额为11.7亿美元(约48.4亿令吉),远远被缅甸-中国贸易的109亿美元(约451亿令吉)抛在后头,让印度觉得更有必要加强和缅甸的贸易。

不久前,缅甸总统廷觉官访印度时,除了提到印缅边境安全课题,就是关于增加双方面的贸易议程,也签署了4项协议,其中两项协议是关于传统药物、可再生能源、造桥,还包括了跨境高速公路的建造议题,可见提升联通、基础建设是这两国所关心的重点之一。

印缅贸易额低,缺乏互联互通的设施是主要原因之一,因此建设跨境公路,是两国解决这项问题的行动之一。

除了缅甸,印度所关注的另一个重要东盟成员国即是中国的南方邻居越南。

莫迪在今年9月初造访越南,加强双方政治外交等领域上的合作,同时也探讨在经贸、投资领域上做出更深入的关系。

在2015年,越南和印度的双边贸易额超过78亿美元(约323亿令吉),而两国更设下了2020年双边贸易额达15亿美元(约62亿令吉)的目标。

印度还把印越关系提升至战略伙伴关系,而两国目前也有军事、情报上的合作,也涉及南海方面的议题,显然是希望藉由彼此制衡中国。

不过,有鉴于在经济上越南高度依赖中国,而越中两国政党也有密切关系,即使面对着南海纠纷,印度、越南和中国终究也还是将以和平方式处理彼此之间的关系。

而作为东盟今年的轮值主席国寮国,也受到了印度的重视,而寮国也表态支持印度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而印度在寮国的投资预料也将会增加。

文化影响加深关系

古代东南亚不少国家和地区都深受印度文化的影响,也和印度有频密的贸易关系。

如今,步入21世纪的今天,随着印度的经济、政治、社会发展,印度想重新开拓与东南亚之间的关系。

印度在东盟的贸易投资扩展,相信会专注在农产品加工、石油和天然气、医药、木材和木材、轻工业、服装、汽车、教育、资讯科技、中小企业、旅游和技能发展等领域。

而莫迪的“东进”政策的推行,让印度更加卷入东南亚的地缘经济与政治之中。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