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霸权 三鼎酸软(下篇)/潘兴才

美国已再也不能继续借债度日了,它一年支付的国债利息已高达一兆或一万亿美元,正以每年一兆多的加速率来积累国债。GDP增长率一直徘徊于1.5%左右,全部增幅也不够支付利息。同时美联储也丧失了再发行美元的货币基础,淨值只剩下约5600亿美元,安全系数低过1%。美国几乎走到了〈山穷水尽全无路〉的绝境,有如楚霸王已走到了乌江。“力抜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虞(美元)兮虞兮若奈何?”

2011年为回应20国集团峯会之议决,国际货币基金已规划了一份促成 SDR 为永久性全球储备货币的蓝图,落实此篮图的第一步就是发行SDR债券及建立其市场。如今中国慨然为它提供了试验市场。因此美国网媒断言:2016年9月4日应订为美元霸权朝代终结开始的元旦,同时也是新的世界货币旭日的东升日。

美国已回天乏术,实际上正在暗地里乞求世界其他国家或国际机构去探寻美元和美国银行体系的替代物。1966年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罗伯·迪利芬在国会听证会上早已指出,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美元是世界金融不稳定和世界经济增长乏力的祸根,同时美国必将越来越深地陷入所谓的《迪利芬困境》而不能自拔。大约五年后,美国总统于1971年8月15日宣布取消美元对黄金的兑换性,从此美元改为《债本位制》的纸币,或以美国政府信用为担保的货币。

难逃历史发展规律

然而美国政府早已在技术上破产。为了救人和自救,它必须寻找美元的替代货币。中国不寻求人民币有朝一日成为美元的替代货币,而是通过本届20国集团峯会推动发行SDR债券成为替代美元的新的世界货币,从而促进国际货币稳定性和世界经济增长,同时也可借以拯救美国一旦对国债违约而造成美元崩溃的全球金融灾难及其对世界经济的冲击。

美元霸权的第三条也是最后一条鼎足:“没有美元的替代货币”已经成为过去式,新的世界货币已显身并准备取而代之,它不可能必须等待到另二条鼎足折断而巨鼎轰然倒塌后才登上宝座。两条鼎足已开始破折而不能替换,余下一条鼎足还能顶住巨鼎而不倒吗?美元覇权崩溃的来日还有多少?

美元霸权将由SDR货币取代的时日应当越来越近了。届时世界将由霸道过渡到王道。因此本届20国集因峯会之召开将具有布雷顿森林体系之意义。对美国来说,SDR新货币之出现将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燕”就是新的世界货币。江山代有人才出,各显风骚数十年。货币和人才一样。这是历史发展的规律。在货币历史上,没有一种毫无固有价值, 尤其是有如属“债本位制”的美元似的纸币,能够经历四十年以上而不崩溃的。自从与黄金脱钩而成为纸币的美元至今已经历45年而屹立不倒,难道它可逃过历史规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