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奥马,请谨慎前行/拿督李耀明

敦马哈迪医生说,如果有一天回教徒烧香跪拜浮罗交怡著名地标老鹰雕像,才能说他们未遵守回教禁令。

他是回应一名副宗教司拆除雕像的呼吁,理由是回教禁止竖立生物(人或动物)的全身雕像。

他补充,拆除它并不能够使马来人更“回教”。

这正是敦马应该做的事。每当走火入魔的政府官员、自私自利的非政府组织活跃分子、思想古板的体育官员、行为卑鄙的学校教师、甚或企业家在国家的道路上投机牟利时,他必须发作。尤其是,他必须控制虚伪的国民主义者,利用种族和宗教作资本。

像他那样拥有无穷智慧的人来说,工作永远做不完。而且也许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有人有他的“免疫”地位。我多么希望他的能量会重新聚焦于“日常课题”,可能区域新闻网络对之没有多大兴趣,但全面良好施政是如此明显地需要他。

他可成为大马达到有意义的2020年宏愿所需的“超级监督者”。让政客们厮杀吧。

过分仓促的部长

6月27日新受委的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丹斯里诺奥马,要求所有新的房屋计划安装捕蚊器才可批准新的发展商执照。他也着眼于设立国家人民房屋公司,让该部门在人民房屋计划(PPR)的管理方面分一杯羹。尤其是,他要执法当局禁止外国人居住在PPR。

他也建议利用1951年贷款法令2011年修正案,允许发展商给难以获得银行贷款的购屋者提供房屋贷款。好,如果他的目的是要在宣布当天成为镁光灯的焦点,他已得到了10倍——的反效果!

诺奥马遭各方抨击,包括第二财长最有礼的驳斥。支持方案的有一两个人。

诺奥马怎会认为那是行得通的新点子?

最明显的问题是——连4.5%至7%利息的贷款也没资格的购屋者,却能偿还12%至18%利息?提供(利息更高的)贷款,不是在协助发展商抛售卖不出的房产吗?

至于诺奥马着眼于价格控制机制的目的,他没听说自由市场系统已把“控制模型”永远抛弃了吗?

我认为,诺奥马处理任何家庭最重要的单一问题(即永久房屋)的目的,的确令人钦佩。但因公共土地长期各种各样的“创意”使用,恐怕没有快速的解决办法。何况,牵涉的是更多利益攸关者,主要是财政部和州政府。

应该说服银行更加延长还款期限,或考虑更多可变因素来确保房屋拥有权。州政府可以更谨慎出售州土地,并重新指导代理商强调以中低收入群体为买家。目标客户必须可选择有基础设施的地点,而非偏远的地点。比如,想办法把他们安置于目前均已指定为超级高端的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孟沙前Lever Brothers的土地和中环对面卫生部40英亩的土地。

我感觉到诺奥马有很强的意志,并督促他继续追求愿景,但要更谨慎。或许那会成为他的政治遗产?

副首相已要求在今天的内阁会议讨论他的建议。

给SPAD的贴士

张英迪(Robert Cheong,译音)近日在69岁生日会上与我们的REDs午餐团分享一件事。

他经常出差菲律宾和其他亚洲国家,并定期到新加坡医药检查。从中环车站回武吉白沙罗住家时,德士坚拒开计里程表,并坚持收费50令吉。

召车服务优步和Grabcar已抵制这个接客点,因为害怕被袭击。我们不知道是否真有此事,但他们的说法似乎很合理。有一天,厌倦了“敲诈式”情况的张英迪,决定过马路到希尔顿酒店查看德士服务。后者有固定费率,乘车固本仅15令吉。他现在一到达,就固定直奔酒店乘德士,虽然他好奇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何时才会捉那些“敲诈者”。

就在10年前,张英迪发现患上末期直肠癌。非患者读数5或以下,他的读数380。开始治疗时,发现也换上末期肝癌。

他的战斗精神胜利了。

附笔今年独立日给我特别的愉悦。马来西亚回教徒连线(ISMA)主席阿都拉再益,因2014年把大马华人标签为“外来者”,煽动罪名成立。

他被地庭罚款2000令吉。如果再犯,将难逃监禁。

祝大家大马日快乐!

(详祺译)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