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霸权 三鼎酸软(中篇)/潘兴才

据环球咨询公司奥利华·威曼估计,当前清算和结算国际金融交易的成本每年高达800 亿美元左右;对美国银行体系具有庞大的利益攸关的意义。如果一家银行与另一家银行能够进行直接的支付交易,而无需通过美国银行体系,那么它们将没有理由将数以兆计的美元存放在美国。美国银行体系将失掉庞大无比的存款或出现难以估计的存款真空。

美国“大而不能倒”的银行将首当其冲,同时美国国库署也将面临越来越少的债券卖家。美元的境外人为需求也将进一步萎缩。靠借债度日的美国政府走向国债违约的日子也将越来越近。

美国联邦储备局已发出警告:这种金融科技(直接支付系统)对美国金融(银行)体系正形成稳定性的风险。换言之,犀利无比的美国金融武器将被它们淘汰而会沦为废物,美国再也不能肆意对不受欢迎的国家和机构施行经济制裁。总之,美元霸权的第二条鼎足也即将被废。

美元替代货币出现

美元霸权的第三条鼎足是“没有美元的替代货币”。美元的替代货币的旭日已在9月3日至4日假中国杭州举行的20国集团峯会期间闪亮出现。那就是世界银行在中国银行间市场发行的SDR(国际货币基金特别提款权)计价的债券。

它是属市场化或私人的M-SDR债券,总额为20亿SDR,以中国市场为试验和人民币结算。接着,中国各大型银行也将跟进,而发行更多和更大款额的此类债券。此外,据国际货币基金宣称,中国人民银行将动用人民币购买320亿SDR(约等于500亿美元或3412亿人民币)债券,以增强它的拯救金库。

随着人民币于10月1日(中国国庆日)正式纳入SDR储备货币篮子和SDR债券之发行,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189个成员国必将纷纷抛售美元债券,而购入SDR债券和人民币作为它们中央银行的储备货币,因为SDR债券是当今世界上最佳的避险金融工具,为投资者带来安全保障。如果SDR债券在中国市场试验成功,最终必将在全球风行,而有如美元一样成为世界各国央行发行其本币的储备货币,SDR一跃而成为新的世界货币。

所以,英国安石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研究员简-德恩公开预测:金融市场预计,除了中国金融机构外,未来世界其他国际金融机构或跨国企业将发行更多SDR计价债券。未来SDR 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全球货币。

美国众多网媒一致地认为:一旦SDR债券市场基础设施完成后,它便是取代美元的新的世界货币。美元能成为全球主导的储备货币的主要原因,就是它具有一个非常巨大而高度流动的美元债券市场。SDR债券刚启步,尚未具备有如美元这样规模的市场。不过,假以时日,它可很快地建立起来。

2008/2009年美国发生全融海啸时,美元信贷完全崩溃。国际货币基金曾及时地发行逾一千亿美元的SDR债券,为世界提供流动性,借以救助美国。可是美国主流媒体对此只字不提。现在发行市场化M一SDR债券应该可视作为下一次美元崩溃预设救生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