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APEC特使是宋楚瑜?/邵宗海

第廿四届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经济领袖会议将于2016年11月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今年会议的主题为“优质成长与人力发展”,另有促进区域经济整合及优质成长、强化区域粮食市场、迈向亚太微中小企业现代化以及发展人力资本等四大优先议题。

台湾以“中华台北经济体”的身分与名义在1993年就开始参加,2008年马英九上台,因为是两岸关系历来最和谐的一段期间,所以先后派遣了二位已卸下副总统职务的连战与萧万长,分别代表马英九出席APEC领袖高峰会议,并且能够在连续八年里,由连萧两人分别与胡锦涛、习近平举行了“双边会谈”,这项发展令人印象深刻。

但是不同的政党与政治人物执政,与对岸、或在APEC,就会有不同的结果出现。像在李登辉时代,因为依据1991年APEC的一份谅解备忘录,以及1993年在西雅图举行首届非正式领袖会议所建立的模式规范下,台湾逐被限定为“地区经济体”,因此只能派出经济背景的人士担任领袖代表。其中,当时担任财政部长的江丙坤在首次代表中华台北出席领袖高峰会议时,因为一段“以一个中国为指向的阶段性两个中国”的主张,曾引发起两岸与台湾内部的争议。

又像在陈水扁时代,先是派遣卸任副总统李元簇出席,遭受封杀,结果当年是台湾唯一没有派人参加领袖会议的一次。接着在2005年,陈水扁再想派遣当时尚在任的立法院长王金平赴会,也遭封杀,结果那年是行政院前副院长林信义前往参加。

现在蔡英文也有意愿聘请宋楚瑜来担任2016年APEC高峰会议的领袖代表,台湾有家媒体曾是如此介绍:借重宋楚瑜在国内政党领袖的角色以及丰沛的两岸人脉,希望在担任领袖代表期间能有机会与习近平等中方高层互动,第一手传达蔡英文对于维系两岸和平及稳定的政策方向。

由于APEC历年来的确也没有完全限制台湾只能派出经济背景的人士担任,像林信义、连战与萧万长等人都是个例外。加上宋在两岸议题上的看法、像“两岸一中”等说辞,多少还能让北京接受,因此当消息传出时,还以为蔡真是选对了人。

北京看政策非人选

可是第二天的台湾媒体反应,几乎多数都指出北京已经否定宋的出线,指的不外乎是宋近年来开始有“倾绿”的立场。

其实,过去台北前往APEC参加峰会的代表,有绿的,也有独的,那固然是项指标,但不是北京唯一检验的标准。大家都忽略了北京很关键的一项观察:就是他们看的是政策,不是人选。

海基会董事长田洪茂出炉时,北京曾是这样说;以后APEC领袖代表名单订定时,北京也会是这样说。问题是,APEC的邀请函早在8月底已送到台湾,蔡英文的推荐名单迄今尚未送出,叫北京怎么来评价?讲穿了,那只是个气球试探:看下北京是如何反应,也可测温下台湾内部的冷热程度。对宋楚瑜的个性来说,他如答应了蔡英文的邀请,固是项历史使命,但他必须再思考更深一层的是:

1、前往APEC若他仍执守“两岸一中”说法,北京固然是欢迎,但蔡英文会否在事前愿意这样授权?

2、如果蔡英文同意他讲出这样的话,她又何苦现在考卷尚未能答完?她又何必不自己亲自说,更好?

3、如果蔡坚持不同意宋代她说出“九二共识”这四个字,那么到了秘鲁,既没“宋习会”、又不会被安排“不期而遇”,这趟旅程,对宋来说,它的历史意义又何在?

特使推荐名单未送出

总的来说,蔡英文的特使推荐名单尚未送出,所以宋楚瑜只能说是蔡的口袋名单之一。如果她的推荐名单已经送到APEC,且已被APEC成员否决,那么这个名单即使是宋楚瑜,也不是算正式的名单,这也就是说,蔡英文必须重提新的名单。只有等到名单揭晓时,也是APEC会正式邀请时,北京才会发表看法。

(作者为澳门理工学院名誉教授)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