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庄,何时变成罪行?/玛丽娜马哈迪

我喜欢告诉年轻人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如果他们在学校有很好的表现,他们在人生中将享有更多选择。在人生中能享有各种各样的选择是一个很棒的特权,我们之中有许多人正努力确保绝大多数的人,都有能力为自己做最好的选择。

有鉴于此,举个例子,我们努力的确保父母享有把孩子送入哪一所学校就读的选择;如果他们的选择受限于贫穷,则我们应该解决这问题,包括确保他们的几个选项仍然是好的选项,或是确保他们的收入足以使他们享有更多的选项。

我们无法选择生活上的另一半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今天,无论好坏,我们自己做选择。我们选择让生活变得更好,但有时候事与愿违,惟它还是我们的选择,不管后果如何,我们处之泰然。

每隔几年,我们也选择由谁来治理我们,而我们也一样接受有关选择所造成的结果。虽然我们并不总是要忍受糟糕的选择,我们肯定有自由让我们的选择知道,我们不赞成他们的言行及作为;当我们投票支持他们的时候,并没有交出我们的发言权。

选择是最高特权

选择真的是一个最高特权,我们全部人理应努力打造一个环境,也就是确保享有最多选择的人与最少选择的人之间的鸿沟尽可能缩小。有一个公正与公平的社会也是一种选择;是否推动一个国家迈向这样的社会,同样是我们领袖的选择,而他们有时不行使这选择的情况令人感到惊叹,他们通常都说他们没有选择。

无论如何,就像最近发生的许多事情,对不同的人而言,“选择”可以有不同的诠释。对大多数人而言,它代表在数个选项之中,我们可自由决定选择什么。如果我认为我需要变得更苗条,我有很多锻炼计划可以尝试,而我只需选择一个最适合我的计划。但对于一些人来说,所谓正确的选择就是他们,以及只有他们能选择,其他人的选择都是错的。

举个例子,对于一个崇尚自由与平等的国家,法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坚持该国的其中一些女性,特别是回教徒,无权在海滩选择穿什么,甚至是通过法令限制有关选择;又或者是违反法令,因为有一些市长已决定不遵守法庭推翻禁止穿布基尼的判决。这是一个有趣的局面,一般而言,面对法庭判决,你只能服从,然而,我们在这里看到市政当局行使它们不遵守法令的“选择”。

禁止布基尼的表面理由显然是基于安全,尽管没有人愿意回答,为何一个穿的像潜水服般的紧身泳衣的女子会是一个威胁。有人评论说,这是心态问题,而不是服装。即使这是正确的,则为什么我们会假设每一个想在海滩穿着端庄的女子,也是在想着要轰炸一些地方?端庄什么时候变成了一种罪行?

这一禁令的性别歧视是如此的明显。任何男人都可以穿着任何服装去海滩,而不会有任何背叛,尽管统计上,他更有能力对他人造成危害;当他像其他人一样穿着冲浪短裤躺在那里的时候,你怎么知道他脑袋在想什么?或者下一个简单的步骤就是禁止回教徒出现在欧洲的海滩上?

捍卫人权的虚伪

在这里,我们可戳穿那些宣称想要捍卫人权的国家的虚伪,借此抗议有关禁令,但我们也没有很好的选择。我们也相信最好的选择就是我们所认为的选择,而不是其他个人认为对他或她最好的选择。

所以,如果一个女人选择披上头巾,她就获得鼓掌;如果她作出脱掉它的决定,则人间将变成地狱。

看来,对在生命中做自己的选择的人来说,受到的背叛莫大于那些屈从于自命正义群众的选择的人。 

更糟的是,后者在事后还敢于快乐。而且,如果做选择的是女人,就更为苍天所不容!

(泰发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