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不投资,怎办?/南洋社论

这个世界进入一个迷圈——有钱不敢投资。

储蓄不是坏事,但,当投资家也不花钱,甚至不投资时,世界经济就会很坏,以致今天全球经济大事不妙。

当有钱的也不投资时,这个世界也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最长的经济低迷期。

二战以来,全球经济放缓周期平均是7.7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整体经济慢速增长已进入了第九个年头,但大家依然束手无策。

这些年来,全球努力挽救经济,却每下愈况,从货币宽松到负利率,再到直升机撒钱,不正统货币政策无不用其极,但都难见其效。

之前一直引领全球经济的世界第一经济体的美国,经济增长多年来一直徘徊低位数,甚至呈现萎缩;目前虽稍有转机 ,但也自顾不暇,带领世界冲出目前的泥淖,已不可能。

欧洲第一经济体的德国,保守与储蓄闻名,不能期待她大肆消费,以促进全世界经济。

于是,担子落在号称取美国而代之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正确来说,中国已是世界第一经济大国,30年的双位数经济增长,去年下行到6.9%单位数徘徊,目前还在大费周章,苦苦力挺这一数值。

世界经济的最新发展是,保护主义、民粹始抬头,即便最努力倡导全球化的美国,今年总统大选问题丛生,两位候选人不见任何宏观经济大略,国会甚至可能把之前由美国本身倡导的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协定(TPPA)给拉倒。

贸易保护主义一旦成为气候,世界经济必然雪上加霜。

在全球经济的一片萧条声中,年度20国集团(G20)峰会周日在中国拉开帷幕,一如既往,本届峰会的主题依然是如何推动经济增长。

就在大家充满期望当儿,经合组织(OECD)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Angel Gurría)表示:“(传统的)增长汽缸正在运转,但它们充其量也只能达到正常速度的一半。

“在某些情况下,我们看起来像在倒退,贸易应达到6至7%的增速,但现在只有3%。”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甚至指出,全球基尼系数已超出0.6这一“危险线”,达到0.7,各国需要“建设包容型世界经济”。

一方面,各国正决心修复经济增长、贸易与投资趋势,另一方面,围绕全球化的各种好处的信心正在萎缩,这种情绪贯穿G20联合公报的起草。

本月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再次下修了全球经济增长预估——3.1%。

这是IMF第三次、也是连续第三季下修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测。去年7月其估计2016的经济增长为3.8%,今年1月下修到3.4%,4月是3.2%,上周进一步下修到3.1%。

IMF对今年的经济增长预估差距不断扩大,反映全球挽救经济没辙,甚至越走保守,趋向保护政策。

如今,许多人承认,他们必须付出空前大的努力才能说服人们相信全球化的好处。更让大家担忧的是,到目前为止,我们仍然看不到经济有明显的复苏势头。

周二,《金融时报》为文,欧洲央行将为“无债可买”发愁。英国公投退欧以来,欧元区债券收益率全面下跌,使得符合欧洲央行1.7万亿欧元债券购买计划收益率要求的债券存量大幅减少。

自从英国公投决定退出欧盟以来,欧元区债券收益率全面下跌,这使得收益率高于欧洲央行1.7万亿欧元债券购买计划设定的收益率门槛的欧元区政府债券存量戏剧性减少,引起人们的担忧:欧洲央行可能不得不彻底改变路线,以免无债可买。

坏消息不断出炉后,大家都不敢投资了。美国企业家们宁可静观其变也不贸然出手,也就不会让人感到惊讶。

周一,伟事达-大马经济研究院(VISTAGE-MIER)总执行长信心指数显示,大马的总执行长们也对未来的经济表示悲观。

就在大家都不愿花钱时,中国为G20开出了5个“药方”。西沉后,太阳从东方升起——一带一路,亚投行崛起,中国有钱,也愿意花钱。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