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现状与展望/谢祥锦 

自2015年12月31日东盟经济共同体成立以来,即引起了国际社会的瞩目,也是这个区域内外的投资者所经常探讨的话题。

这是发展中国家中最为雄心勃勃的经济一体化项目,虽然有一定的缺陷,但终究和其他的共同体,如东盟政治安全共同体和社会文化共同体相比,还是较为具有实质性。

须兼顾内外风险

东盟经济预计在2016年能取得4.5%增长率,在2017的则预计为4.8%;要取得这样的增长率,东盟还必须有效地应对区域内外的风险或冲击。

作为全球增长最快速的区域,东盟的个人消费被视为是这个区域经济增长的推动力,而如果东盟各国政府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统一相关条规和开放信息技术领域,数码经济有极大的潜能成为新东盟经济推动力。

东盟共同体人口超过6.25亿,在2015年里,东盟10国的生产总值实质增长为4.4%。

东盟也是中国和印度之后的世界第三大的劳动力,预计在2050年东盟将会是第四大的世界经济。

东盟经济预计在今年能增长4.5%。

东盟并非欧盟

众所周知,亚洲两国最多人口的国家中国和印度,越来越依赖于国内消费以推动经济增长,而在东盟国家当中,印尼和菲律宾也有赖于其国内的庞大市场、日益增加的中产阶级家庭而让其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高于平均水平。

一些东盟国家如越南虽然仍然十分依赖出口,不过却也积极开发国内消费,以刺激更多的经济增长。

大部分的东盟国家都让人更积极地与其他东盟成员国展开贸易,也同时加强和中国、印度的经贸关系,以减低英国脱欧、欧盟、日本、美国等地区经济放缓所带来的影响。

在建构经济共同体时,东盟并不想成为另一个欧盟,共同体也不是什么‘东盟合众国’,而东盟主张的不干涉其他成员国内政,加上各国之间的政治、宗教、经济、文化上的差异比欧盟的更大。

建构市场经济效益

因此,像欧盟那样的高度政治一体化,至少在目前的阶段是不可能在东盟出现。

东盟经济共同体一开始成立时,各个成员国的领导人大部分在专注于共同体在建构一个庞大的生产基地和市场的经济效益,而并不是人权还是民主课题。

而在面对像是南海争议这样的议题上更没有一致的看法,这也是东盟和欧盟的差异之一。

致力迈向一体化

经济共同体的成立,也带动了东盟地区开发外国直接投资。

这也让在东盟地区投资的亚洲国家与区域,如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印度等受益,但东盟成员国之间的投资在过去数年来也有攀升迹象,这在食品制造业、银行业、零售业和农业等领域更显著。

东盟作为对外商投资者具吸引力的一个区域,同时也在制造业,尤其是汽车、运输工具、电子、金属制品等制造业中促进东盟区域性质的制造操作的整合。

东盟在南海争议上虽然无法达成共识,但是东盟整体上却仍然积极地在经济合作方面做出努力。

随着东盟的发展,电子商务、物流和医疗服务,将在泰国、新加坡和大马有更多潜能;而越南则在科技方面有着越来越多的关注。

越南政府总理在去年批准了《至2020年高科技园区发展总体规划及2030年愿景》,可以预见科技这一块领域将在越南有更多商机。

成全球老五不是问题

另一方面,缅甸的改革开放成立外商新宠,印尼总统佐科今年宣布,将持续加强开放市场、改善投资环境与降低外资进入限制,以吸引更多外资进入印尼。

如果东盟能有效解决各种挑战与风险,在21世纪中期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不是不可能。

不过,这需要更多区域与跨区域性的合作、减低政策差异、官僚政治压力。

在具备各种条件之下,东盟的前景可说是仍然乐观。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