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与团结/利亮时

8月31日是我国国庆,从独立至今,我们国家已走过了59年的岁月,这对一个国家来说并不算太长;可是,这59年我们天天喊团结,时刻都在唱和谐之歌,而团结的目标却仍然离我们很远。我们拥有多民族的文化、具备丰富的天然资源,也得到老天的关爱没有严重的天灾,然而团结却一直因为族群主义而无法大步迈进。

首相纳吉在国庆日前夕发表国庆献词时,点名多位奥运奖牌得主,他认为这些奥运健儿为国家争取荣誉的同时,也成功通过体育竞赛团结了我国各大族群。首相除了感谢李宗伟为国家三次带来奥运奖牌之外,也赞扬多位奥运健儿。固然从奥运或其他体育竞赛中,我们可以看到我国各大族群,不分彼此地为国家代表加油打气,问题就在于当这个情境或场合消失之后,大家回到日常生活的环境里,政治的操弄、教育制度等的不公平,又会令各族群之间产生隔阂。

首相提出的一个马来西亚,固然与前首相马哈迪的2020宏愿有异曲同工之妙,两者都想用一个愿景来把马来人、华人、印度人、伊班人、卡达山人等各族群统合在马来西亚的旗帜下,让大家有共同努力的目标。问题在于这些愿景建立在怎么样的基础之上?如果是立基在公平、公正的平台之上,这确实能鼓动各族群为国家的未来打拼,相反的话,在宏愿底下有着族群之间的差别对待,这不但无法团结国内的族群,反而更容易引起不满的情绪。

艰巨工程

从体育竞技场上看到的团结,绝非是真正的和谐与团结。这种现象是虚幻的,充其量只是一种激情;当竞赛落幕之后,热血沸腾的情绪就会烟消云散,再次回归到族群壁垒分明的场景之中。治国者有必要深思此问题,运动竞赛只是一时,而团结各族群则是一项浩大与艰巨的工程。

我国要迈向卓越,就必须认真看待国内的族群问题,若只是通过活动来暂时团结全民,而忽视从根本之道去处理问题的话,这只会让族群议题成为国家向前的阻力。从邻国的例子可以看到,印尼诚实的面对历史,勇于处理国内的族群议题,使印尼这个国家的发展,在近十年内有了长足的进步。

若我们还采取鸵鸟心态的话,这会造成国家未来陷入裹足不前的窘境之中。

(作者为高雄师大客家文化研究所所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