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能当国家领袖/拿督李耀明

(敦)马哈迪医生出任首相时,曾是我的英雄。这点,我姐妹可以作证。56岁的他稳重帅气、沟通力强、睿智又有亲和力,还有最重要的果断。马哈迪就是领导能力的化身!那时我认为大马很幸运。

他的履历读起来就像“国家重生”的电影情节剧本。1969年失去国会议席,被巫统开除,然后写争议小说《马来人困境》被禁;1972年重返巫统,1973年受委上议员和再度加入巫统最高理事会,接着1974年赢回国会议席,到进入内阁当教育部长的高潮。

仅2年后,他受委副首相。他甚至不是时任首相敦胡申翁的首选。

1981年,他成为第四任首相。谁会打赌他被开除12年后能当上首相?他自己也不会!

唯马来人议程

很多人在马哈迪上任初期很担忧,因为他号称“过激派”。他的前任虽然有无可匹敌的诚信,却被认为很“沉闷”,因此让马哈迪的上位,就像全面惊人成长的新时代来临。选民期待扩大经济蛋糕和继续良好施政,用154国席中的132席、60.5%总票数来回应马哈迪。这分别是一席和3.3%的进步;马华从17席改善到24席,民政从4到5。(敦)慕沙希淡当副手,多少缓和了对马哈迪马来“过激派”标签的害怕。

马哈迪之前的时代,国家政策聚焦于建立真正的大马社会,“过激派”的标签的确是负面的。新经济政策(1971-90)的设计,是要实施快速的社会改造工程和正面行动计划,让职业和经济地位不与任何特定种族挂钩,为历史上被边缘化的人创造契机。我们需要快速的严肃纠正。负担得起的人,就要作出牺牲,不依赖国家。

马哈迪执政了两三年,就可看出他并非真的同意建国基础——联盟的原则。他对大马人共同领导没有兴趣。他的名言是,巫统可以单独执政,但选择“权力共享”。丹斯里李三春和(丹斯里)陈群川的强大马华领袖是不可接受的;马华弱化后,在大格局中从未有真正威胁力的民主行动党崛起了。

他未明言的“马来威权”主旨,在所有政策中都显而易见。新经济政策延长成新发展政策(1990-2000),现在继续是新经济政策,被非巫裔大马人戏称为“永不结束政策”。为了团结国家的最佳意图而设计的政策,只因被滥用,成了不团结的工具。

我曾期待马哈迪用他优越的智慧和政治灵敏性,巩固建国之父的愿景,但他把力量用来创造自己不同的大马愿景。今天,种族不和谐倒退到独立前的时代了。

在某种方式上,通过“巫统是唯马来人议程政党”的离间之计,马哈迪成功夺走所有人的巫统。

绝对权力绝对腐败

得知马哈迪22年间拥有何种权力后,任何民选领袖都会妒嫉地惊呼。

马哈迪如果真的尊重法治,会为国努力更多。例如,因伊斯兰党持续起哄,他2001年宣布我国已是回教国,他解释,非回教徒可以继续宣称大马是世俗国,但政府最大党巫统认为自己已满足回教国资格的所有条件。现在的混乱状态,实质上是马哈迪播下的种子。

中文媒体一直把伊党描述成地方党,因为在第12届大选前,伊党从未在国会拥有双位数议席。事实上,1986年只有一席。

他公开鄙视意见不同的人,付出的代价是巫统和国阵失去许多人才。敦阿都拉的其中一个误判,是以为在内阁委任一些效忠马哈迪的无能者,马哈迪就会满足。但那远远不是他希望的“听话”。

问题是,马哈迪从不认为政权只是暂时委托在他身上。他认为国家实际上是属于他的,让他无法以国家领袖的方式思考。

附笔

我完全相信,他对纳吉无节制的牢骚,全是因为纳吉“不听话”;其他事情只是凑合,塑造博爱的形象。

马哈迪曾公开承认,敦拉萨拯救了他的政治事业。为何他要破坏恩人对国家的梦想?(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