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视角转向经济合作/谢祥锦

南海纠纷仲裁的事件让东盟各个成员国之间的差异明朗化。

上个月,美国的《赫芬顿邮报》刊登了一篇评论文章,以“东盟的终结?”为标题,提及了东盟在南海仲裁的事件上显得不团结,并点评出制度上问题导致东盟无法实现整合、没有办法采取对应措施,且质疑东盟作为亚太地区凝聚力的角色。

这篇文章所提到的一些内容或许并不能得到所有读者的赞同,但是当中所点出的东盟成员国向心力不足,却属实。

仲裁事件的确让东盟各个成员国之间的差异明朗化;当中菲律宾和越南支持仲裁结果是正常不过的,而较为亲近中国的柬埔寨领导人洪森表达了支持中国的鲜明立场。

而缅甸没有表达完全支持中方的立场,但是也没有完全支持越南或者菲律宾的立场。

东盟并非铁板一块,而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区域,在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宗教、民族、语言、文化等的都有极大的差别,而在领土纷争方面不同的成员国有着不同的自身利益,因此未能达成共识也是意料中事。

在南海纠纷的议题笼罩之下,东盟之前所经营的区域内外经济合作的努力似乎受到了影响,而这正是东盟各国领导人所应该注意的。

与中国唇齿相依

南海课题,同时也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东盟经济共同体带来了一定程度上的挑战,也有人担忧这对东盟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带来不利。

不过,尽管世界经济充满不确定性,中国保持了其作为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地位;在2015年,东盟的数据显示东盟与中国的贸易总额达到了3464亿美元(约1.4兆令吉),占同年东盟贸易总额的15.2%。

另一方面,中国方面的数据则披露了在2015年里,中国与东盟之间的贸易额为4721.6亿美元(约1.9兆令吉),相当于中国总贸易额的11.9%。

这些数据显示了中国与东盟对彼此都非常重要,而在经商贸易与投资方面双方可说是互相需要。

当然,在很大的程度上,东盟更需要中国,即使在中国经济放缓的当下对东盟造成冲击,其重要性仍然显著。

随着全球经济的不稳定性提升,东盟和中国的经济上相互合作对彼此都能带来益处,若因为区域地缘政治纠纷让经商投资受负面影响则对双方都不利。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中国与东盟更需要以协商、沟通解决所面对的问题,且应该更重视经济、贸易方面的议题。

成员国必须团结

至于东盟方面,东盟各国政府需要加紧努力,加强在经济一体化方面的沟通、在国家层面加强经济贸易合作的讨论,以取得进一步的进展。

随着东盟经济共同体的推行,东盟成员国也感受到了需要在国内进行一定程度的改革的压力,也必须设置符合国际标准的国家规范和法则。

所谓的东盟经济共同体,即在于让10个东盟成员国实现贸易自由化、扩大出口市场、参加全球供应链等,当中也将实行货物、资本、人员自由流通,把东盟打造成一个单一市场。

要实现这一个目标,东盟需要相当程度的团结性。这里的难度,不但在于东盟不同国家、不同群体有不同的价值观,东盟仍然要克服这方面的挑战。

因此,除了地缘政治、东盟成员国与国之间的关系等因素,在教育、文化交流方面也需要加强。

牵涉全球经济走向

东盟的前景实际上牵涉了全球经济的走向;不过东盟也受到区域性的影响,被区域局势所牵制。

因此,东盟应该考量自己的利益,在政治、经济、社会方面做出更多努力。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