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成瘾,后患无穷/南洋社论

国行又将降息?

经济学家说,国行可能近期降息,大约在11月。

7月13日,我国7年来首次降息,从3.25%降0.25%至3%。当时国行总裁慕哈末说,降息是防患未然,确保我国经济延续稳步增长势头,无再调整利率的打算。

言犹在耳,才两个月不到,又传出国行可能降息。一旦传言成真,是一“患”未停一“患”又起,抑或降息0.25%不足以防患?

如果上回降息太少,这回是多少?估计不会少于上回的0.25%,一再降息既不好看,也非长远之策。

周二,经济学家说“经济下行风险犹在”,为国行降息埋下伏笔。

全球经济放缓,国内消费、经济增长难以为继,政府财政几乎无招可用,7月中,国行宣布降息“先发制人,防患未然”。但逾一个月下来,仿佛泥牛入海,效果不彰。

国行若要故伎重施,还得趁早,赶在美国年底升息之前。周一,美联储副主席费希尔暗示今年升息仍在考虑之中。

其实,早于国行7年来首次降息前的7月11日,美联储主席叶伦表示,美联储正处于在今年稍晚首次加息的道路上,虽然意外事件可能导致首次加息时点延迟或提前,但预期合适的加息步调应为渐进式。

尽管通胀率低,一旦美国升息,必然影响马币汇率下降,为国行降息构成压力。

油价波动不辍,低油价冲击下,国油收入年年下降,周一公布截至6月底次季业绩,净利只录得16亿令吉,按季跌65%,按年大跌85%。

同时,大马出口表现继续低迷不振,按年增幅只有区区1%,在在反映国内经济下行,政府无招,国行没辙。经济邻近窘境,国行不得不一再拿出调低利率,这一非常手段。

国行所谓“防患未然”,换言之,“患”已降临。

日本历经经济低迷,首相安倍晋三下重药,射出三支箭以来,至今成效不彰,甚至失败,说明了降息并非长远之计,何况我国还无货币宽松和直升机撒钱的能耐。

大马人民家债从2014年的86.8%升到了去年的89.1%,是东南亚国家中最高的一个,虽然说主要来自购买增值资产,因而陷系统性风险几率小,但无不反映了国内消费能力的受限,经济低迷的实况。

当人民供房供车都感到压力,被生活开销压得透不过气时,谁还有能力和多余金钱花费在其他物品上?

国行降息,对刺激国内消费起不了太大作用,而降息以来,过去逾一个月的情况反映了这点。

即使国行年底前再降息,对促进经济增长,带动国内买气必然难有显著成效;反之,降息却进一步削弱了人民退休所得,养老金计划深受打击,不但难以安享晚年,退休后还得继续工作维持家计。

降息后,人民不但不会提高消费,反而更像日本人民般,更趋保守,尽可能将有限金钱用以还债或增加储蓄。

政府再不找出更好的财政对策,一旦降息上瘾,很难想像如欧美、日本等先进国般零利率,甚至负利率出现的一天。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