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回拨时钟/拿督李耀明

1956年以来,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成了竞争最大的奖项。此前,从1947到1955年,只是间中以特别奖呈献。

奥斯卡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学院设立该项目,我认为很聪明。在偏远地区制作的片子,说着各种语言,目标绝非英语市场,但纯粹被提名奥斯卡,已有巨大的成就感!

因此,当主流得奖电影到那些地方时,观众自然承认是“有品质”电影。决定设立“外语”项目的人,不就是善意的行销大师吗?他们的包容性还得到推崇!

让我们看看,第28届大马电影节(FFM)的非马来语项目呢?

不是大马电影节吗?

国家电影发展局(FINAS)1981年成立的宗旨是“国家电影行业走向世界的主要领袖”。这应该意味着它带头鼓励和促进电影人走向全球。

不过,他们明确的任务和目标中,并没说他们的责任是推广国语。作为法定机构,尽可能推广国语是对的,但该机构的章程不能被妥协。

事实上,他们的目标只有一句:“鼓励、保护和促进电影行业”。电影行业是观众为唯一裁判的娱乐行业,除非是在国家决定宣传片是娱乐的朝鲜。

国家电影发展局组织呈献大马电影节,对行业的定型有巨大的影响。

国家电影发展局必须问一些尖锐问题,包括:“本局的责任是推广马来电影还是大马电影?”

基于典型大马华人环境、目标是大马各族观众的电影,会因为对话少于70%国语的标准,其制作团队(包括演员和导演)甚至是资金就缺少大马因素吗?

导演周青元的超卖座电影《一路有你》和《Ola Bola》,如果不能吸引各阶层大马观众,就不可能缔造1700万令吉票房纪录。

联盟(国阵前身)政府曾同意三大种族为其多元化而庆祝,让不同语言和文化构建马来亚,并成功取得独立。结果,他们赢得选民的全心支持。

看来,是国家电影发展局和大马电影节单边制定了“同化”规则,少讲马来话就少了大马因素。

未意识“分化性”

不过,如果国家电影发展局要推广国语,让国语达50%的电影获得资金,那又是另一问题了。

如果电影人要收窄目标观众,用200万令吉预算拍摄福州话电影,票房仅8万令吉,那应是咎由自取。但他们制作的仍然是大马电影。

导演、演员和制片阿弗林少奇第一个公开反对,宣布抵制大马电影节。他直言,不管什么种族,所有作品应被视为大马产品。

得奖摄影师莫哈末努尔卡欣跟进。他拒绝被提名,并将退还两项奖座。莫哈末努尔明确说明,如果马来人害怕与非马来人竞争,大马电影再过1000年也赢不了奥斯卡,强烈反对种族主义,如果内容是垃圾,讲国语也没用。

国家电影发展局和大马电影节的决策者,大概觉得设立非马来语项目是妥当的。他们一定认为自己有“包容性”,从未意识到那其实是“分化性”。

引述奥斯卡也有“外语”项目、非国语项目有威望,说明了他们多么落伍。

我们还是有好人

特别项目的存在原因,一直是照顾因各种原因被边缘化或处于劣势的人。通常是根据地区、性别或年龄,最终目标是在劣势不存在后,废除这些项目。

在本事件中,设立特别项目是错的,因为《Jagat野蛮》一样是大马电影。必须结束狭窄的视野,停止回拨时钟!它违反了“同心一意”(Sehati Sejiwa)的独立主题。

一个人的爱国不应取决于他的语言能力,虽然语言肯定有荣誉感。就像一个人的道德不应由他的宗教判断,虽然宗教绝对是引导。

幸亏我们还有重量级人物阿弗林少奇和莫哈末努尔挺身而出。他们体现了同理心和尊严。他们对大马有恩惠。

附笔

首相署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加入议论:“创意领域不应该有语言划分。不要以之削减创意。不要用它(语言划分)来削减他们的创意,让他们去,才能看见火花!”

柔佛王室捍卫“柔佛人”概念、放弃种族区分,令人暖心!我们还是有好人的。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