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 评论人的众生相/夏庭

南海仲裁结果引来如潮评论,这是预料中事。毕竟,这不仅仅是中、菲之间的博弈,美、日等军事大国也直接涉入,牵动东盟乃至全世界的神经。大马中文时事评论人当然不甘寂寞,有挺中的,有模棱两可的,也有猛烈抨击中国的,华社中的街谈巷议、网络留言,莫不如此。总之,大马华社各界对南海仲裁的立场,五花八门,莫衷一是。

大马何来“同仇敌忾”

偏偏有评论人说什么“大马华人也同仇敌忾,箭头直指美日,其强烈反应不输中国人”(张网《南海风波不可不防》)。海外中国人拉队到临时仲裁庭在海牙租用的“和平宫”外示威抗议,中国国内则有民众围堵肯德基和麦当劳,大马华人有类似行动吗?如果没有,何来“同仇敌忾”和“其强烈反应不输中国人”的论断?台湾某姜姓教授的文章《太平岛的主张完全是浪费》为菲所用,成为太平岛是礁而非岛的证据;无的放矢的评论,恐授人以柄,不可不防。

有些年轻评论人,一谈起和中国相关的争议性课题,总爱拿华社中的“年长者”说事,说他们亲中是出于“难搞”的“中国情怀”,是所谓“乡愁”、“离散(Diaspora)”情绪的反应(李慧易《难搞的中国情怀》),忽略了“国族认同”和“国与国之间的和平发展”,帽子不小啊!

没“中国情怀”才怪

说实在的,这些“年长者”,很多都有至亲在中国,有些甚至在中国出生、长大,经历过人生乃至家国刻骨铭心的大风大浪。毕竟是人,又自小受传统中华文化的熏陶,没有“中国情怀”才是怪事。

回教非出自本土,马来人全民尚且有无法割舍的回教情怀。若沙地阿拉伯或回教世界发生大事,必牵动马来人的心,谁敢扣帽子?更何况大马华社对中国并非铁板一块,如今厌中反中者不在少数,可以说相当“民主”、“多元”和“开放”了;我国马来民族能容忍族人公开支持以色列吗?哪怕某些事情以色列占了道理。两相比较,大马华社的“中国情怀”或“中华情怀”,不过是小巫见大巫,有什么“难搞”的?

更何况也不是所有“年长者”都有“中国情怀”,实际上有“日本情怀”和“欧美情怀”者也大有人在。有个年长的博士更断定中国对仲裁有如此激烈反应,是因为“境内,中国的‘反当权情绪’日益高涨,理由在于‘地产股票’都大幅输钱(除了北上广深等大城市)”,因此“中共当前有开战的必要”,“就如温家宝在2011年被周永康等人挑战的时候,中国即刻‘对日经济制裁’”(见何启斌博士《黑天鹅南海盘旋》)。原来中国但逢国内不稳,必对邻国生事乃至要开战,菲、越、日、韩、印、前苏联和远在万里之外的美国都是受害国,好可怜啊!说得开战如小孩打架般随意,看来张三李四在咖啡店里的口水战,可信度比博士所言更高些。

拿白礁岛仲裁做简单类比的就不提了。最新的一个(关悦涓《互相角力的时代》),“联合国常设仲裁法庭南中国海仲裁法庭的判决……”,联合国不是早已公开声明和南海临时仲裁庭毫无关联吗?“中国在尚未开发的黄岩岛进行填海造岛”,难道作者有独家新闻?“属于菲律宾的胜利,会不会鞭策同享一杯羹的台湾……”,呵呵!南海仲裁案,原本想隔岸观火的台湾竟“意外”中箭,台湾人对仲裁庭和幕后操盘手怒火中烧还有兴致“同享一杯羹”呢!

本地时事评论人的奇葩评论,令人吃惊。篇幅所限,暂此打住。

最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