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南海盘旋/何启斌博士

南海天然与渔业资源丰沛极具经济价值,更是衔接各地贸易的要道以及战略必争重地,周边多国都宣称拥有其部分岛礁和海域主权。

中国更从2013年开始,大规模于南海岛礁填海造陆,施加军备部署。

海牙国际法庭近日就菲律宾与中国之间的黄岩岛争端作出仲裁,裁定中国对南海大片水域提出的“九段线”权益边界主张没有法律依据。

一直以来拒绝参与仲裁案的中国,表态不接受亦不承认最终裁决,加紧推进军事斗争准备,裁决前一个月上演的南海军事演习重启升级。

境内,中国的“反当权情绪”日益高涨,理由在于“地产股票”都大幅输钱(除了北上广深等大城市)。

中共当前有开战的必要,就如温家宝在2011 年被周永康等人挑战的时候,中国即刻“对日经济制裁”。

中国同时面临资金大幅外流趋势,国际空头炒家更大事宣扬要“狙击”其人民币。

这个“金融不稳”的现象,才是中国当前必须“出击”的主要因素,以便借此转移国内不满情绪稳住局势。

中国从2013年开始,大规模于南海岛礁填海造陆,施加军备部署。

“小战”后“谈判”

境外,台湾的“独立派系”随时和日本与美国“配合”,中国领导层面对台独的空前压力。

如果中国仍不“强硬”应对,美国与日本则会伺机和台湾的“台独派系”配合抗衡中国。

南海各方均已做出开战部署,情势“一发不可收拾”。

1979 年中越爆发“谅山战役”时,东南亚才从“越南战争”的阴影走出来,其影响因而不大。

这次绝对不像2013年中国军舰开炮“射击驱逐越南渔船”事件,菲律宾牵涉其中美国必然介入促成“正规军战”,战火迫在眉睫甚至会有人命伤亡,唯一的出路就是“小战”后“谈判”。

这个冲突将会是“持久战”。这是毛泽东的精句:“人民战争”就是“持久战”。中国和美国绝对不会“速战速决”。“完全被孤立化”的中国将和周边列国一一“较量”,势必在南海激起惊涛大浪。

大马隔岸观火

大马却享有中国给予“特别待遇”。中国没在大马领海“建立海空基地”。中广核此前以相对廉宜的价码收购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的独立发电厂(IPP),中铁集团较后与依斯干达海滨控股私人有限公司(IWH),联手收购1MDB的大马城地块。

中国出手搭救纾缓了1MDB的债务窘境,马中关系也更上一层楼,大马续而“被排除在竞技场外”,只是“隔岸观火”后知后觉。

股市受牵连

东亚股市,尤其是香港、台湾、上海、新加坡等所谓的“大中华市场”,在战争号角响起后,必然下挫甚至“崩盘”,皆因是这些股市必然受到外资大力抛售。

大马股市也会因而受到牵连走低,令吉和综指也难免下跌。

不过,大马不是“参战国”,没有直接的影响,承受的冲击有限。

大马能在乱市中无伤大雅,确是本文的重要讯息,海战对于他国所造成的冲击则,会在其他文章加以剖析。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经济增长走缓,中方还需航运和外贸维持生计,航运要道极不可能全面处在冲突状态。

这场军事冲突难以避之,在新任美国总统宣示就职后,该冲突应当在今年11月到明年1月之间发生。

不过,在美国总统选举前,有南海“军事冲突”有望激发美国选民倾向“强悍”的总统人选,让特朗普借势胜出,复而增加国防开销,惠及军人和军事工业。

美国因而可能伺机“先下手为强”,导致战事提早发生。美中军力“悬殊”,趁中方在南海的羽毛未丰之际先下手为强,对美方绝对利多于弊。

基于战争多是擦枪走火所引起变数奇多,将之视为马股的潜在黑天鹅事件并不为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