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改宪,挨近战争/陆培春

跟9年前因支持率大跌和健康问题而不得不忍痛辞掉首相之职的情况不同,安倍首相这回在参院选举大胜,执政联盟赢得三分之二的议席,稳夺修改和平宪法的通行证,意味着日本越来越接近战争,日本人会更轻易被卷入战祸中。

在野党欠魅力

安倍之所以轻易奏凯高歌,显然是在野党欠缺魅力,特别是曾经执政的民进党(前民主党)先后推出鸠山邦夫、菅直人与野田佳彦3名首相,也无法把日本搞好,换言之,日本选民已对两线制的另一大党——民进党没有信心,只好又选自民党。日本选民很可怜,选择余地不多,不理想也不得不忍受,形成了保守自民党“一党独裁”的奇特局面,也可说是日本政坛的一大悲哀。

不可否认,安倍是日本“聪明”过人的政客。在不久前的众议院选举,他巧妙地转移视线,把大选争论点集中经济问题,对敏感的热门话题的《战争法案》则避而不谈。这次他也如法炮制,仍只口沫横飞地大谈其“安倍经济学”,胡说他开的车子已用了第2、第3档,成功在望,请选民再让他踩油门上路。

安倍称其经济学为“三支箭”,即大胆的金融政策、机动的财政政策及唤起民间投资的成长策略,把自己视为“救世主”。

有专家评论道,那是“ABE(安倍读音)经济学”,金融政策成绩为A;财政政策为B;民间投资的成长策略的成绩是E——不合格!因经济状况欠佳,他不敢把消费税从8%提升至10%,以免犯众怒,输掉选票。而中小企业处境更难堪,利益减少,众多乡下商店街也变成冷冷清清的死城。许多年轻人虽找到工作,却是短工,不是保证生活稳定的长工。

奇是奇在电视台不大积极主办党首讨论会,让观众收视他们针锋相对,真理越辩越明的政见辩论,而第一大在野党民进党却乐于与安倍共舞,一鼻孔出气地大谈经济问题,忘了作为“反对”党的天职,更不一针见血地指出改宪的危险性,不警告安倍黩武主义带来的恶劣后果、将来实行征兵制的野心,以及充当美国打手的可怕前景……。在野党未免太和气太绅士、太温情脉脉了。选民又何须选择在野党,投他们神圣一票呢?

玩弄善良选民

安倍其实是在玩弄善良的选民,选前只字不提修改和平宪法的主张,深恐失去选票,选后掌握了三分之二的议席,占尽优势,便企图即刻实现其夙愿很野心,可见他并非诚实的政客,为了达到修宪,不择手段,欺骗蒙蔽。他的大胜,从某种意义来说,选举并非万能和值得信赖的,也向世人表明日本的政治仍不成熟,还属亚流,可说是日本人的一大不幸。

日本是一个国情与众不同的特殊国家,日本人也很特别,在许多场合中往往模棱两可,是非不分,结果是一笔糊涂账。近日,英国人追究前首相布莱尔插手伊拉克战争的责任,视他为战犯,而那时的日相小泉纯一郎也是第一个举手支持布什总统,还捐出130亿美元战费,可是却没有日本人追究其战罪。日英态度差距之大,发人深思。

如今安倍推出《战争法案》,接下来还准备修改禁战第9条,依然想成为美国的打手。对安倍来说,中东战争及小泉的轻举妄动,都没成为宝贵的教训。这样下去,一旦自卫队变成“十字军”或多国联军,则日本也会成为恐怖分子的靶子,和平变成画饼充饥,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也不明白,安倍一而再,再而三玩弄日本选民,后者却为何无动于衷?再过一阵子,风平浪静,风和日丽,他们便忘个清光了,反动政客大可逍遥自在,暗自偷笑了。

日本政客应明白,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皆成为历史片段,后人回顾过往错综复杂的政局,也会很容易地清楚看到真相和事实,假如他们做错事,对不起选民,其罪恶丑行,将更为突出显明,让他们留下所谓历史罪人的坏名,永远刷洗不掉。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