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锤敲打 烟蒂烫伤
少年称遭院长丈夫虐打

杨姓少年展示手臂伤痕,指称遭受鞭打受伤。

(大山脚17日讯)“疑遭孤儿院虐待,母亲报警索8孩子”事件,14岁杨姓少年声称本身与兄弟姐妹遭院长丈夫虐打超过10次,包括鞭打、铁锤敲打、烟蒂烫伤及橡皮筋弹伤。

他更指称其三姐向他承认,曾与院长丈夫性交,甚至吸毒。

遭虐打超过10次

声称于6月25日遭院长丈夫打伤手部后,隔天从高处跳下逃走的杨姓少年,今日下午在母亲方氏、舅舅及8岁小妹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时单方面讲述他与另外7名兄弟姐妹、两名外甥这4年来在孤儿院的遭遇。

家中排行第五的杨姓少年声称,自从有关孤儿院搬迁至武吉丁雅后,他与兄弟姐妹便开始遭到院长及其丈夫虐待,由于后者曾经学过健身,孔武有力,每次都将他打至手脚发肿,淤青甚或流血;遭虐打前后超过10次。

手受伤后萌逃跑念头

他说,虽然他多次遭到虐待,惟没有手机,并与亲人失联,直至6月25日再次遭到鞭打手臂,而他用手自卫受伤后,便萌生逃跑,并前往柔佛新山寻找母亲的念头。

于是,他隔天从孤儿院高处跳下后,步行约2小时前往武拉必,向民众讨取70令吉购买车票后,独自乘搭巴士前往新山寻母。

他说,当他抵达新山前往母亲以前的工作地点,却寻人不果,结果在一间购物广场睡了4晚,幸得好心人士伸出援手,并辗转通过其父亲结拜姐妹,最终联络上母亲。

较后,他于7月9日终于与母亲见面,并告知本身及兄弟姐妹在孤儿院的遭遇。

“此外,孤儿院有一名15岁的姐姐在获得院长授权照顾及鞭打孩子后,曾经用橡皮筋弹伤我8岁小妹的眼睛,造成小妹的眼球积血。此外,小妹的脚部也被院长丈夫使用打火机灼伤。”

“三姐承认遭性侵”被告知母亲9万元卖儿女

杨姓少年说,其姐姐及弟弟被孤儿院“洗脑”,主要是他们被灌输指其母亲以9万令吉将他们贩卖给孤儿院,而且还协助他们改姓。

他也认为,其二姐死因并非脑膜炎,而是工作过于疲累,走下楼梯时失足跌伤后脑勺。

虽然有义工吩咐院长将二姐带去给医生检查,但孤儿院是在数月后,才将二姐带去药房检查。

“此外,我亲眼看到院长吩咐我17岁的三姐及其他14、15岁少女,前往其房间与院长及院长丈夫一起睡觉。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惟三姐曾经在电话中向我承认,她已经不是处女,当我问她与谁做时,她说是‘Daddy’(院长丈夫),三姐也承认曾经尝试吸毒,而且听三姐的说法不像开玩笑。”

母亲:无能力抚养10儿孙寄养孤儿院

杨姓少年母亲方氏说,自从丈夫于4年前逝世后,她没有能力独自抚养8名子女及2名外孙,于是陆续将他们交给孤儿院寄养,随着虐待事件传开,她希望将儿孙带回新山抚养。

她说,她陆续将8名介于8至17岁的子女,以及两名介于4岁至5岁的外孙交给孤儿院寄养后,通常是与院长通过电话联系。

“我曾经前来孤儿院探望孩子,惟院长不让我接触孩子,孩子没有理会我,也没有叫我妈妈。”

另外,超级摩托爱心组主席王騝发说,他希望协助这个家庭筹款,以便单亲母亲将9名孩子领回,较后,该爱心组将资助有关家庭长达 3年,预料每月3000令吉。

曾经在孤儿院担任财政的黄友平指责孤儿院涉及贩卖超过7个婴儿。

前财政声称抱不平与院长决裂“孤儿院曾贩卖7婴”

曾经在孤儿院担任财政的黄友平指孤儿院曾涉及以介于3万至5万令吉贩卖超过7个婴儿,他警告这是贩卖人口行径,结果造成他与院长出现分歧,开始吵架,并与3名兄弟于一年前离开孤儿院。

“院长曾经带回一名怀胎的越南籍女子居住在孤儿院,较后载送女子前往生产后,给对方一笔钱,然后将初生婴儿带回孤儿院。过后,有人前来拜访,将婴儿抱走。”

没经手捐款

他说,他于2013年加入有关孤儿院时,院长指示他担任财政,当时他有协助孤儿院寻找赞助,惟全部捐款都不经其手。此外,院长有在银行开联名户头,但每次取出逾十张支票吩咐他签名时,全部支票都没注明数额及用处。

他声称,他曾经针对贩卖婴儿及财务问题,向警方报案两次及向福利局投诉一次,惟不见行动。

“当我们与院长吵架后,院长表示要给我们兄弟一笔钱,每人各获5000令吉,希望我们签署协议书,不要在外面破坏孤儿院名誉。我们看不过眼,没有答应,惟外面没有人相信孤儿院的黑暗面。”

“有人要置我于死地”院长喊冤称问心无愧

孤儿院许姓院长喊冤,并反驳各项指控,指自己不曾做过,问心无愧。她说,是对方与她有私人恩怨,利用这起事件小题大做,要置她于死地。

“我问心无愧,孩子是知道谁最心疼他们的。我照顾孩子已经四五年了,现在反而被人咬回,天理何在?”

她在合艾机场等候转机返回槟城时,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对方数年前与她有私人恩怨,于是利用这起事件小题大作,准备置她于死地,惟孤儿院的支持者及义工都知道发生何事。

当记者询问“他”是何人时,她说,对方做过什么自己知道,惟她却不想继续吵下去,并一切交给警方处理。

从泰国赶返报警

询及对方通过媒体对她及收容中心所做出的指控,她说,她没有做过,也不怕别人说话,做人顶天立地,孤儿院的孩子都知道其付出。

她说,她在接获消息后,已从泰国赶返孤儿院,准备于周一上午前往警局备案,较后将接受媒体采访并清楚交待此事。

另外,威中警区主任鲁斯里助理总监受询时表示,警方已接获这起案件投报,惟目前正在调查中。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