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影响了他们?/玛丽娜马哈迪

上个月看来除了充满暴力以外什么都不是。自奥兰多、伊斯坦布尔开始,截至达卡、斯特林与卡斯提尔遭杀害,以及达拉斯数名警员被杀事件,放眼望向任何地方,总是出现流血冲突,仿佛整个世界的人都彼此敌对。

我们也无法幸免于难。首先是“回教国”在蒲种Movida酒廊的第一袭,接着是吉隆坡郊区所发生的一连串的枪杀案。警察总长高度关注有关枪杀案,并成立了特别小组展开调查。令人莞尔的是他的政治老板持相反立场,认为枪杀案增加只是错觉。我好奇的是,遇难者家属是否会同意这种说法。

欠缺灵魂慰藉

与此同时有大量文章特别提及奥兰多及达卡袭击者的背景与行凶动机。结果发现这些袭击者原来比一般刻板印象所能预测的更为复杂。这恰好说明关于任何个人的分析都是有限制的。

达卡恐怖袭击案明显驳斥了所谓的刻板印象。与其是一批被穿长袍男子与金钱引入歧途的愤怒青年,有关袭击者实际上来自中上层家庭,就读好的学校,甚至是在马来西亚的私立大学求学。这是一群被认为一切事物将围绕着他们打转的年轻人。直到他们开始失联,并以发动极恶毒的攻击,甚至杀害相同背景的年轻人的方式重新出现。

在调查他们背景的时候,很大部分是在探讨谁影响了他们。或许他们正是全人类所需要的一个可怕教训:精神慰藉。莫不是这些享有优渥物质生活的孩子,所欠缺的正是灵魂的慰藉?他们因此到处寻找,犹如命运的安排,他们找到那些容易理解的,在那里可以怪罪他人,而非以表现慈悲与善良来培育灵魂。

有一些观点认为我们的其中一些人过于强调特定宗教人士及政治人物的影响力,并因此营造一种促使年轻人被“回教国”意识形态吸引的环境。这么说是非常虚伪的。

首先,没有人想成为一个不去影响他人的政治人物或传道士。这是这些工作的重点。许多人记下他们的谈话,因为民众认为基于他们的身分,他们所说的东西一定重要。政治人物可把他们所讲的东西变成足以影响民众行为的法令或政策。例如,如果他们通过一个法令规定你在车内必须系好安全带,则你必须遵守或面对责难。

宗教士影响力大

宗教士或许无法通过法令,但他们的影响力可能更强大,因为人们通常认为他们所讲的就是代表上苍。当然那些不具备丰富宗教知识的人(截至目前为止,研究显示“回教国”成员的宗教知识非常有限)因为没有其他参考点,因此更容易受到感召。他们不认为这些声明纯粹只是意见或只是其中一个诠释,而是这些话直接来自上苍的使者,宗教士。

如果说这些话被误解了会让人感到更加虚伪。一个不允许上苍在可兰经中的讲话可以有不同的诠释的人,不能宣称他无法控制他人有无误解了他谈话的原意。除非你明确表明你的意思,你不能责怪别人错误诠释你的谈话。

这些人的支持者宣称他们不那么有影响力。这又是另一种虚伪。如果这些宗教士只是对人们的生活造成少许影响,他们的信徒就不会挤满整个必须购票才能进入的场地。当然,有些人是寻找宗教方面的娱乐价值,但你永远不会知道绝望的灵魂会如何为自己的问题寻找答案,并把所有谈话当真。毕竟,这些宗教士宣讲确定性。如果你跟随我,你“将”上天堂。一个强而有力的信息,而且不仅限于回教徒。

讽刺的是那个经常呼吁禁止西方表演者演出,以免我们的年轻人受到影响的人,也正是那个不认为保守的宗教士具有影响力的人。至少碧昂丝不曾叫她的观众去外面恐吓任何人。

(泰发译)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