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力团结罢工/廖珮雯

台湾最近发生华航空服员罢工事件,在经济困难当儿,每个人都想找一份工讨口饭吃,要号召同事一同反抗衣食父母的资方,何其困难,但是华航空服员竟然做到了。

劳方对资方向来处于冲突对立的两面,劳方出卖劳力换取微薄薪水,资方大量聘请劳工工作,为公司服务,尽量剥削员工以获取极大营利。

目前的环境出现世代不正义的情况,一方面上一代的资方继续剥削的资本主义本质,年轻世代努力读书考取高学历,就业市场却再也无法保证高薪,甚至在文科领域方面,即使学历高,也无法逃出遭企业剥削的悲惨境遇。

许多年轻世代成为“斜扛青年”,他们不愿继续被企业压榨劳动力,宁愿选择跳脱企业的束缚,选择自由接案,由于不是全职员工,没有任何公司提供福利、保险等优惠,只是净赚每个案子获得的利润,他们不再付出生活所有时间,可以自由分配工作时间。自由,是他们获得的最大价值。

但有多少年轻世代能享受这种自由又不缺案子、不愁每月收入的“斜扛”生活呢?许多青年离开全职员工的身分,掉入兼职打工轮回中,甚至高学历的文科硕士博士,都无法逃离以商科、理工科挂帅的资本主义游戏规则。只要你的产值能带来极大利润,你才能享有高薪,否则,管你学历多高,文科都是无法生产商业产值,因而只能从事低薪工作。

劳工极限终将爆发

如果年轻世代出走不成功,只能乖乖待在企业,保持全职员工身分,才能获取一份较能糊口的工作,每月有固定收入。这又得付出自己辛苦修学得来的专业、用身体付出劳动力、放弃与家人生活时间,来换取微薄薪水。在收入与付出逐渐不等值,还得赔上身体健康,一直处于劳累状态下,劳工极限终将爆发,只能以一己之力,对抗犹如高墙的资方。

但是,这还得看劳工的教育程度和对劳工权益的认识,以是否愿意觉醒的意愿。台湾普遍民众都拥有高学历,能看透整个资本主义系统运作、对人力压榨、对劳力异化。于是,空服员团结一致罢工,竟获得社会热烈回响,也争取得合情合理,不再抱著奴性想法为资方工作,只为换得一口饭吃。

何时马来西亚的社会能产生如此的罢工能量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