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问题/拿督李耀明

10天前,砂州首长丹斯里阿德南在布城与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讨论了近2小时半。

其议程不是秘密。是关于对该州的权力下放。首长办公室事先发布了措辞谨慎的媒体声明,提及对话包括1963年大马协议的政府间委员会报告书和建议、《大马法令》和科博德委员会报告书。

还将提呈概述该州对报告书立场的两份备忘录。

媒体报道透露,砂州大致上寻求在内政、税收、教育和保健方面的自治。也要求更多发展资金,和在境内开采油气的税率提高到25%。

会议结果迄今没有正式宣布。

砂州地位有说服力

从5月7日举行的第11届州选举结果,阿德南令人信服地证明了砂州人民与他同在。助选的推动力是,他会保护该州免于半岛政坛的“种族宗教”戏码。他甚至有“今天巫统来砂州,明天我就辞职”的名言。

假如我是巫统领袖,我会诘问同僚,认真思考阿德南的选举胜利。为何把巫统当鬼怪那么有效?若非贬损,则坦白说是警惕。

虽然很容易把希盟的差劲表现归咎于不团结,但是必须注意反对党每个败选席位的综合票数仍低于胜选的砂州国阵候选人。合理的想法是,大多数选民选择由阿德南看管,保持政治生态。

自1963年9月16日大马成立,砂州人长久以来觉得吃了亏。最主要的理由是,沙砂州受到的对待像前马来亚的州属,而与他们对等的应是整个马来亚,就像曾经的新加坡。

虽然州内阁成员被称为部长(而非西马的州行政议员),但是新加坡政府首领被称为总理,而非沙砂州的首席部长。

剑桥法律系毕业的李光耀组织了州选举,在大马成立期间领导新加坡谈判,而沙砂州则由科博德委员会支配。即使是当时,李光耀的个性和智慧已与区域内的政客差一个等级。

时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承认,李光耀的愿景不会融入,两年后做了聪明的事——分家。

没机会应对18点

委员会成员包括主席科博德勋爵(前英格兰银行总裁)、(敦)卡扎里沙菲(外交部永久秘书)、(丹斯里)王保尼(槟州首长)、阿贝尔(前砂州总督)和沃特斯顿(前马来亚首席秘书)。没有名望合理的沙砂人吗?

更糟的是,砂沙州第一任首长(丹斯里)宁甘和(敦)弗亚史迪芬任期一开始就颠簸,联邦-州的关系也紧绷。

阿德南知道没有更佳的机会应对该18点协议了,它是砂州成为大马联邦一部分的基本授权范围,即使已过了53年。

阿德南不仅没有包袱,还为国阵134国会议席贡献了25席。剔除那部分,国会议席分布就是:国阵109席、反对党88席,和砂土保党领导联盟25席。

澳洲的6州2区都有很大自治权,美国50州亦然。遵守法律和法律精神,施政课题就不能模糊。

“沙州人的沙州”消音

沙州政坛中有善变个性的拿督百林吉丁岸已多次主张20点协议,虽然最近几年“沙州人的沙州”口号被消音了。

我听说巫统前副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考虑在政坛冲出江湖走“沙州人”路线。

完全承认18点,实在不会剥去布城背后一层皮,所有砂州人的感激就值回了,即使仅是正当的修正。对直接由巫统统治的沙州不应更少困难吗?

如果沙州巫统像阿德南般出击,沙州反对党可能会失去至少两届的主要倡议。第13届大选赢的20席完好无损。

我为尊重协议辩护,纯粹因为那是荣誉问题。如果认为某些点在长期不协调,就必须以适当的方式寻求改变。

附笔

18点和20点协议均可被视为累赘的“父罪”或黄金契机。我认为是后者,因为果断地实施时,可成为良好施政和世界性智慧领导能力的经典表现。(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