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得让人难以置信/官泰发

印度一家公司今年初宣布推出号称全球售价最低的智能手机后,一度销声匿迹,截至本月7日,这家公司总执行长戈埃尔才在新德里举行发布会,宣布将于8日起向部分订购者送货,惟第一批发货量从早前的20万部减至5000部。

凡是在年初稍有关注这则新闻,以及具备基本常识的人,相信都会质疑一部只售约15令吉的智能手机要如何有利可图?这就像老外爱说的:“好得让人难以置信!”

经过一波三折,终于证实只是一场闹剧,因为戈埃尔坦承“卖一部、赔一部”。换言之,大炮仙戈埃尔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我不知道,也没兴趣想知道。

只展示两张人头照

我最近在国内仿佛看到类似的场景。我们的警察总长大人终于在本月4日证实,上个月28日在雪兰莪州蒲种一家酒吧发生的爆炸案是“回教国”大马成员所为。惟容许我在此吐槽一下,在看毕警总长的记者会后,我发现我看不到想要看的东西,例如是什么类型的手榴弹?杀伤力如何?查了那么多天,逮捕了那么多人,是不是有搜查到枪械或手榴弹,或是用作与身在叙利亚的头目莫哈末万迪通讯的电脑?

据媒体报道,警总长只说他相信恐怖分子使用的手榴弹来自邻国,且是二次世界大战沿用的旧式武器。就这样,震惊全马的“回教国”第一场汇报会,最终在警方只展示两张人头照的情况下落幕。

我并不是不相信警总长的谈话,其实大家只要回忆一下,脑海中应该都有这样一幕,就是警方在捣破贩毒集团后,总会戴着手套向媒体展示警方查获的毒品、手机、刀械及枪械,甚至是现金。

汇报会只用嘴巴宣布

简言之,我该如何逼自己去接受一个只用嘴巴宣布“回教国”成员确实在我国施袭的讯息,特别是在“1200万令吉赎金”的罗生门事件发生之后。当然,更不用说所谓的“回教国成员”的定义是什么?

自今年1月中旬发生雅加达恐袭事件后,我国即不时传出将面对“回教国”恐怖分子的施袭,惟对我而言,雅加达恐袭事件其实是印尼本土的恐怖分子所谓,你不能因为这些恐怖分子宣誓效忠“回教国”或干案方式类似,就迅速总结说“回教国”势力渗透印尼或东南亚。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雅加达环球报》当时的报道,印尼当局在围剿所谓的“回教国”成员时,中苏拉威西省警察局高级指挥官里奥曾说,“回教国”会定期向“东印尼真主回教游击队”汇款200万印尼盾(约611令吉)或更多。

这么说自然是为了证实它们有挂钩。老实说,我当时的第一个疑问是你会从遥远的地方汇600令吉给别人吗?还有600令吉可以买到什么?

免费替“回教国”宣传

我想很多人和我一样,喜欢阅读神探李昌钰的故事,而喜欢的原因肯定只有一个,就是他够专业。简言之,如果只通过简单化的推论方式得出结论,我认为不只显示了自己的无能,最终还免费替“回教国”宣传,让人觉得这个组织影响力无远弗届,并因此让某些思想极端的人觉得这组织很“犀利”,因此争相举手对着自己的手机镜头宣誓加入。

且不论“回教国”首领巴格达迪据报已被美国送去“荷兰”,组织势力在伊拉克已是节节败退,长此以往受到这种大环境的影响,国内岂能不发生恐袭事件?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