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好人决定成为坏人之前/郑喜文

蒲种某酒廊遭恐怖分子以手榴弹袭击后,反恐专家警告,类似袭击活动将陆续有来;

开斋节前夕,有一群警员被揭发在设路障检查车辆时,竟知法犯法变身“黑警”,强行诬赖一名驾名车的华裔商人涉及卜基活动及吸毒,公然恐吓事主并勒索3万令吉;

过去三周以来,大马发生了至少5宗相信都是由专业枪手所涉及的枪击案,造成3名男女被杀——当然,身中5枪却大难不死的也有;

在看过以上3个最新鲜的例子之后,我们再回头阅读早前菲律宾武装分子的首领在知道“赎金竟然是1200万令吉”时感觉很“愤怒”,因为他们“实收只有900万令吉”的新闻时,你会不会觉得这个世界实在奇妙得很令人哭笑不得?

容不下“质疑”声音

这现象印证了一句江湖味甚重的话——如果最危险的地方同时也最安全,那是否意味着原本最安全的却偏偏也是最危险的呢?

曾几何时,我们连警察也不能相信了?

也许,大概就在“丑闻”发生的时候,没有采取补救行动?

我们缺乏的不是问责文化,而是根本连“质疑”的声音也容不下;他们缺乏的不是面对大众的公关手腕,而是沉浸并习惯了单向单面的服务对象——他们之所以可以选择“不容许有异议”,乃是因为他们知道顶头老大会无限度的宽恕纵容。

你帮我,我帮你?

还是,我们一直都搞错了所谓的“治安问题”?

应提高“警察”门槛

如果低收入、缺乏竞争力、家境贫困、自我认同感劲差、怨恨社会等是犯罪的动机,那大马警察与前者的区别不出几个:服务国家、穿上制服、戴上配枪的荣誉感等。

也许,是时候提高“大马警察”门槛了?尽管立志要成为警察的人才寥寥无几——其实,不也就因为其门槛不高而导致薪金低廉、效率偏低、执行力欠缺并进一步致使警察士气低落、声誉扫地、前景欠佳等所以才没人愿意加入吗?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当然,素质上佳的大马警察还是很多的,然而我们是否应该在大环境里具备更多的“诱因”及条件,以让原本应该扮演“好人”角色的警察,在面对诸多的诱惑、挑衅、险恶及蛊惑时,坚定的选择成为一名好警察?

电影《消失的子弹》里有说,好人在成为坏人之前,一直都是好人;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好人成为坏人呢?

再,如果权威如政府也有被监督的需要,那皇家如警察也应该要有才是,而不是一哥,或一哥的大哥说了就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