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理想幻想而战/章龙炎

全国警察总长卡立阿布巴卡在本周一证实,上个周二发生在雪兰莪州蒲种酒吧的爆炸事件,是回教国(IS)所干,是国内的第一起IS恐怖袭击事件。此消息只不过印证了警方之前多次提到恐怖分子攻击的目标,这些目标还包括了高官显要的警告。

几乎与此同时,土耳其、孟加拉、伊拉克等的,先后传来IS恐袭事件;其中引起我国人民关注的,大概要数发生在孟加拉首都达卡一家餐厅恐袭的其中两名枪手,曾在我国留学。这让一些人联想到马来西亚是否成为培养恐怖分子的温床。是耶非耶,需要具体事实、具体分析。这方面,我们须依赖有关执法单位的信息。

憧憬“乌托邦”

对这些一系列的恐袭事件,有些人自然而然的与“极端”或者“激进思想”等量齐观,而忘记了IS之所以吸引分布全球各地的人,因为它为这些人提供了“普世价值”——超越地域国界,为这些人提供了理想以及实现此理想的途径。

写到这里,我想到了前几年的“阿拉伯之春”——那些自以为开明(liberal)的人,为那些走上街头要推翻政府的人拍掌叫好,并期望同样的事件在马来西亚重演。

在我看来,不管是参与IS还是参与“阿拉伯之春”的,同样是为了“理想”而战,甚至可以完全从现实中抽离出来,或者“化悲愤为力量”——要“改朝换代”是个很好的例子。

我这么说,并不是要为恐怖主义辩护,只是要超道德(amoral)的角度点出世上其实有不少人可以为“理想”,做出不可思议的事,例如暴力恐袭、游街示威,甚至为某些编织的谎言义愤填膺等。至于那些不是“行动派”的人,当然可以天马行空地描绘出让人充满憧憬的“乌托邦”,好像可以不吃人间烟火。

一句话,为了理想或者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幻想,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性格脾性,要冲锋陷阵或者是纸上谈兵,各取所需。而这种理想,往往是抽离现实的。

人与人越来越疏离

有理想或者幻想,本身可能不是坏事,不过,要是把理想或者幻想不断的抽象化,把有血有肉的个人,化为是没血没肉的“人民”;“人民首长”云云,即是明显的例子之一;而把诸如“民主”、“圣战”、“华教”等当作是神圣不可质疑,这就等于鼓吹大家选择立场,不要就事论事、不要讲人类的休戚与共,而是“使命”——最重要是敢敢做,敢做就是对的。

你看,受高等教育的人,不少对理想也有“使命感”——没头没脑的有钱出钱(例如捐10令吉)、有力出力、有命卖命等。看来,这与一个人的思考能力没有多大的关联,而是人的冲动本性。更重要的,可能人与人之间关系越来越疏离,缺乏了佛家讲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