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回”色变/周秀洋

从一开始斩钉截铁的否认,到最后却改口承认了雪兰莪蒲种酒廊外手榴弹袭击案确实是“回教国”(IS)恐怖分子发动的袭击。这起恐袭案没有造成太大伤亡,已是不幸中的大幸,却也足以叫人们意识到,原来恐袭已不再只是发生在国际间的事,随时都可能发生在你我身边。这次的袭击,“幸运的”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可下一次还能如此“幸运”吗?

说真的,在雪州蒲种的袭击案之前,家中有长辈问起,全国警察总长向IS下战书,会不会真的把这些恐怖分子引来?那时候我也斩钉截铁的安慰老人家,说恐袭案在这里发生的机率并不高。可言犹在耳,这个安慰就被打破了,大马竟然发生了恐袭案。

转移视线?

相比其他的受害国家,我们的伤亡不算大,或许在国际间不会引起太大的回响,却足够让国内民众担忧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霉运就会成了IS的受害者。不过,当警方承认这是一起恐袭之后,叙利亚IS成员莫哈末万迪却又跳出来“申冤”,说这起袭击案不是他们策划的,虽然袭击者宣称效忠IS,但没接获袭击指示。这样的说法与本地媒体和IS成员的访谈有些出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也有听到一种阴谋论的说法,承认是一起恐袭不过是想要转移民众关注焦点的一种手段,毕竟如果真的要发动恐袭,一般上,像武吉免登这样的金三角地带才是恐怖分子的目标,不是吗?当然,这是根据恐怖分子一心想引起关注的做法而猜测的,没有实际的依据。是不是为了转移视线,我不知道,但我想任何人都不应该以全民的安全来开玩笑!大马恐怖分子已扬言会发动第二次的恐袭,警方要如何确保先他们一步挫败他们的计划呢?要如何加强民众的安全感呢?

如何保障人民安全?

日前的孟加拉达卡恐袭案中,有多名恐怖分子都曾在大马留学;而达卡人权活动分子更是把马来西亚说成是“回教国”的招募中心,还呼吁孟加拉家长若把孩子送到这里求学一定要三思。IS的恐怖就在于,能在短时间内把人洗脑,让追随者愿意付出性命,而这些极端思想分分钟都可以通过网络迅速散播到各个角落,仿佛就是一种病毒,让人闻“回”色变。

“回教国”的恐怖让很多人觉得不安,却还是不断有年轻人前仆后继的加入这个恐怖组织,宣誓效忠;日前,IS又发布了一段视频,里头说的是马来语,对象是马印这两个回教徒居多的国家,里头显示一群娃娃兵撕毁了大马护照,象征着和祖国断绝关系;还有娃娃兵接受射击训练的画面。如果有一天,这些娃娃兵回到了大马,不就是一颗随时都可能引爆的不定时炸弹吗?人民的安全该如何保障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