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检频繁 恐袭阴云笼罩
吉州夜店叹生意难做

风满楼的生意一般,但附设的卡拉ok生意大不如前。

(双溪大年7日讯)雪兰莪州蒲种酒吧手榴弹爆炸案中被逮捕的回教国(IS)恐怖分子,其中一半来自吉打州,意味着吉打州潜伏着不少的恐怖分子,使得夜店经营者忧心忡忡,只好各显神通应付多变的市场。

双溪大年夜店经营者谢来发受询时表示,吉州夜店生意本来就难做,不时要面对武吉安曼、吉打州警察总部及瓜拉姆拉县警察的临检,搞到顾客不敢来喝酒;现在又有恐怖分子炸酒吧的新闻,消费者更是担心,他所经营的卡拉OK都没有什么生意了。

其实在恐怖分子袭击酒吧的案件还没发生前,双溪大年的夜店大部分都已经是在挣扎求存了,能够赚钱的没有几家。

他表示,要做夜店生意,至少都要投入5至6万令吉,而每个月的租金及工资也要上万令吉,如果没有生意,就会蒙受亏损。

他希望政府尽量少干扰商家,留一条生路,毕竟喝喝酒,唱唱歌不是什么大罪,恐怖分子才是要担心的问题。

适当娱乐有助经济

Park Avenue 酒店总经理阿兹米也认为,适当的娱乐有助于吉打州的经济发展。由于该酒店从来不聘请外国女郎倒酒,也协助打击毒品,与警方的关系良好,因此警方很少到酒廊临检。

不过,如今有恐怖分子的威胁,他认为警方在酒店外面的巡逻,反而让顾客更有安全感。

该酒店每晚一直都有警车巡逻,加上酒店本身的警卫及酒店周围装置的多个闭路摄像头,足以确保酒店住客及酒廊顾客的安全。

他也大呼双溪大年的夜店生意难做,为了吸引顾客,该酒廊花重金聘请菲律宾的乐队(Purple Roses)来驻唱,但生意会增加多少,他也不敢肯定。

“我的酒吧”赶紧加强保安措施。

飞镖场加强保安

在斑鸠湾经营“白马飞镖”另类夜店的赵健强则表示,恐怖分子炸酒吧的新闻并没有影响到他的生意。顾客以喜欢玩飞镖的年轻人为主,虽然有卖酒,但不是主要的收入。

不过,他们也会提高警惕,注意来往的可疑分子。该飞镖场从一开始即做了周密的保安部署,装置多处闭路摄像头,也与警方及志愿治安团体保持密切联系。

同样以“玩飞镖”为主的AJ Musical Bistro 东主Alvin 在受询时也表示,顾客有谈到蒲种酒吧的恐怖袭击,但大家都认为应该不会发生在这里,毕竟很多恐怖分子是这里的人,就算是要炸,也不会炸自己的家乡吧?

然而,他还是觉得要更加注意,这几天会装上闭路摄像机观察周围环境,也交代守卫打起十二分精神。

从上个月29日至今,武吉安曼反恐组及政治部警方人员已经在吉打州展开地毯式搜捕,每晚配合安全行动9在各地设路障临检,也影响到夜店消遣的顾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