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依布拉欣是日本人/拿督李耀明

两周前,土权主席拿督依布拉欣阿里说,马航卸任总执行长穆勒称员工无事可做或上班睡觉,是“粗鲁和无礼”的。

那是穆勒巡视机库时的见闻,依布拉欣大概正确假设肇事者是马来人。他的结论是——马来人被恶意中伤,这是他的经典招式。他也坚持穆勒的接班人必须是马来人。

当下一任总执行长彼得贝柳的姓名浮现时,依布拉欣自称的爱国主义热情升级,这次甚至说“其他大马人”也有资格。

爱国主义以国誉为重

分享一个传说的诞生。

戈恩(1954年生)有法国、黎巴嫩和巴西血统,在南美米其林的事业非常成功后,1990年受委北美米其林主席和总营运长。1996年,法国陷困的汽车制造商雷诺请他当执行副主席。他的彻底重组,让公司次年恢复获利。

1999年,雷诺和日产结盟,前者购入后者36.8%股权。戈恩1999年任总营运长,2000年任主席,2001年任总执行长。他加入日产时,后者生息净汽车负债有200亿美元,在日本销售的46个型号仅3个获利。

戈恩的日产复兴计划在1999年推行,承诺在2000年获利,2002年销售利润率超过4.5%、减债50%。要达到计划,裁减了大多在日本的2万1000个职位(总劳动力14%)、关掉5个日本工厂、供应商剧减,甚至关闭了珍贵资产——航天单位。

他猛烈攻击日本企业文化,包括取消按资历和年龄升职,把雇佣保证从终生改成按高绩效。戈恩直掐咽喉,废除“系列”(与日产交叉持股的零件供应商)。公司官方语言改成英语,聘请西方人高层,惹怒了各界公众。

2000年,计划带来27亿美元税后盈利,而前一年的合并净损失是64.6亿令吉。3年内,日产成了最获利的汽车制造商之一,利润率9%是目标的两倍。

接着是日产180,基于3年(2002-05)发展计划,即销售100万辆汽车,利润率8%,净汽车负债0。汽车销售达到357万辆,营运利润率11.1%,净汽车负债消除了。

今天,戈恩仍是日产董事长、总执行长和主席,雷诺董事长和总执行长。万事达(Mazda)此前也雇佣了外国人。现在,日产是世界四大汽车品牌,仍是全日资汽车。

爱国主义必须以国家荣誉为重:大马品牌在全世界被推崇(并获利)!是否由马来人掌舵,真的是次要的。

在全世界竞争,却不着眼于世界最佳人选,接近愚蠢。戈恩虽然是超级英明的管理人,但是如果他是日本人,或理解“日人心理及其千年文化”,就无法成功。因为这样,他会给自己设下阻碍。日产的问题正是与日人传说中的效率无关。

戈恩一句“走”(Go!),根除了各种形式的迎合。

日本人以与生俱来的爱国主义而闻名,但日产的故事不就定义了爱国主义吗?

依布拉欣的话,不令人想到“井底之蛙”吗?

无法提高人民信心

首先,他把民主行动党标签为“敌对异教徒”(kafir harbi)。然后,他解释是指对回教宣战的任何非回教徒,但坚持不撤回对民行党的指控。再者,他强调不是裁决(fatwa)而是个人意见。之后,他说也指回教徒。最后他解释,意思不是他“谴责”的人应被杀戮。

数天前,警方与他约谈。他后来的“说明”似乎是让当局决定不再有进一步行动(NFA)的准备工作。如果调查有足够的理由决定NFA,我会很震惊。

他扩大说,不满在于非回教徒干涉回教事务(“回教刑事法案”)。这名宗教司无法提高人们的信心。首先,那是国会法案,涉及所有人。其次,它可导致大马环境显著改变。但是,他仍有权利忠于理想,那么他必须尽力辩护。即使非回教徒也是利益攸关者(虽然不是直接),因为没有公职是存在于真空中。

社会期望受委公职的人有合理的智慧、冷静沉着和公平。非回教徒对回教徒领袖有好感,也会连带其他回教徒,反之亦然……

附笔

玻璃市宗教司莫哈末阿斯里受各界推崇,除了沉湎于“歪曲”诠释的人。他一贯发声反对各种形式的极端主义。

至于彼得贝柳,他工作的政治因素只能有那么多,国库控股的责任是忽略假扮爱国者的傻子。

开斋节快乐!家庭开放日,我来了。(详祺译)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