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沃斯的新工业革命使命/张敬伟

夏季达沃斯论坛,在炎热的中国北方城市天津举行。

本次论坛的主题同样热得“发烫”——与会嘉宾围绕着“第四次工业革命──转型的力量”为核心,按照“重设体系”“重塑增长”和“反思创新”三大议程,举行200余场讨论。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论坛开幕式并发表特别致辞。

论坛10年,适逢全球经济遭遇危机周期。全球经济秩序面临重整,二战后西方主导的全球经济治理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西方在全球治理中的主导权下降,新兴市场的话语权提升,成为这个十年最显著的特征。

与此同时,全球经济依然处于危机阴霾下,或者说处于后危机的新平庸时代——西方国家除了美国处于不确定的复苏阶段,日本和欧洲还处于单一性的以货币政策放水救经济的阶段。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或面临着经济新常态的结构性调整,或遭遇能源危机和大宗散货商品价格低迷的挑战。

危机周期动摇了旧秩序的基础,新的全球治理基础仍不稳固。经济全球化的前路如何?整个世界都在反思——是反全球化,如英国脱欧;或激起民粹主义,如美国的特朗普主义;还是陷入浮躁的贸易保护主义,滥用WTO规则进行贸易战,或基于恶性竞争而展开货币战…

争当新工业革命引领者

难题很多,但解决方案很少。痛定思痛,国际社会还是达成了一定的共识,那就是通过产业转型和制造业升级,呼唤新的工业革命。因而,从美欧到中国和新兴市场,都在尝试进行经济基础的“重设体系”,通过“反思创新”来“重塑增长”。美国提出重振制造业战略,促使制造业回流,实现出口翻番,同时加大对基础设施和制造业的投入。

德国则提出“工业4.0”的高科技战略计划,“中国制造2025”则立志使中国从制造业大国提升至创造和智造业大国。

这些新产业战略,共同的特点是:一是创新驱动,二是制造业为本。目标都是要争当新工业革命的引领者,在新一轮的产业革命中占得先机。然而,信息技术联通的全球化时代,已非前三次工业革命的市场环境所能比。这是一个全球合作的新时代,这个时代的特点是,新工业革命不可能由某个经济体独立完成,而必须通过国际合作。

WTO框架解决贸易争端

全球也在努力朝着这一目标迈进。虽然贸易保护主义和货币战的风险犹存,但是全球各国尤其是主要经济体依然意识到这一风险,而且正在竭力避免多败俱伤的恶果。贸易争端,也都通过WTO框架解决。全球货币政策的调整,也意识到了荣损与共的关联性。以美联储为例,中国股市、汇市的变化,英国脱欧的市场影响,都被美联储视为风险事件,从而调整美联储的加息预期。

中美欧日和新兴市场之间,虽然存在着市场差异,甚至受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因素滋扰,但是产业合作和资本流动,越来越频繁,互相渗透、融合的市场大势已经形成。因而,顺应全球化潮流,在平衡各国贸易和产业利益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开放,是所有经济体的正确选择。

产业体系重设,面临着全球经济秩序的新老博弈,创新则是全球各主要经济体的共同使命。如何把握住利益共赢的契合点,共迎符合全球化方向的新工业革命,值得关切。夏季达沃斯论坛,可以提供全球畅议的平台,也可以形成相应的共识,但要变成实践的行动,则需要全球各国协力配合。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