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动化生产需政府扶持/南洋社论

经济不好, 生意难做,原因各式各样,其中最热议乃聘请不到外劳。不少行业高喊“没外劳难生产”,过去只属生产链里一个小螺丝的外劳,忽悠水鬼升城隍,配角变主角。

外劳课题扰攘已久,政府一时说放宽,一时说严捉,朝令夕改间,上周首相纳吉出席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中总)第70届大会开出了处方——机械化、自动化生产。

“长期依赖外劳只会减低竞争力,也不是长远之策,商家应颠覆思维,改以新科技替代人力。”

终于,我们来到了“刘易斯拐点”,必须在传统经济与现代经济间取舍与跨越。

在二元经济结构中,在剩余劳动力消失之前,社会可以源源不断地供给工业化所需要的劳动力,同时工资还不会上涨。直到有一天,工业化把剩余劳动力都吸纳干净了,这个时候若要继续吸纳剩余劳动力,就必须提高工资水平,否则,农业劳动力就不会进入工业。这时就来到了临界点—— “刘易斯拐点”。

我国解决“刘易斯拐点”的旧方法是——大量聘请外劳,今天,首相提出了新方法。

据经济学家刘易斯的理论,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要经历一个二元经济发展的过程。过去,亚洲四小龙都有过“刘易斯拐点”经历,如今轮到我国,其中最迫切需要解决这问题的是中国,而中国是最快最早走向机械化与自动化生产的国家之一。

我们普遍上面对城乡劳动力短缺、工地、工厂与园丘工资持续增长等问题。

面对“刘易斯拐点”的方法可以是通过劳动力转移、培训、改善待遇和劳资关系,而我国还有“人口红利”,但都在年轻一代爱挑工作,嫌工资少及不愿从事3D工作后,渐渐地我们越来越靠近“刘易斯拐点”。

从降低生产成本出发,于是商家转向依靠价格低廉的外劳。“庞大廉价大军”带来的不只是治安上的计时炸弹,更大问题是,从依靠到依赖,再到无外劳生产难以运作,它成为了国家生产力和未来发展上的沉重隐忧。

伴随劳动力下降,人口老化,我们将从“人口红利”走上“人口赤字”的危险边沿,过度依赖外劳,最终我们将自食苦果。

机械化自动化生产不啻好方案,但还须获得劳资政三方面配合,否则不易推行。

首相提出机械化自动化生产之同时,政府必须拟定相关方案,协助有关领域商家。毕竟机械化需要庞大资金,它也较适合规模庞大的公司或机构。

我们需要一套长远规划的对策和方法,比如税务、贷款或运作成本上,给予有关领域或商家协助、优惠或奖掖。

我们走到了临界点,如果拐不过去,随着生产成本不断增加,外资将转移到其他低廉劳动力供应充裕的新兴市场——其他东盟成员国。

目前我们可以看到的是, 越南经济开始起飞了,生产力各方面也追上来了。国际贸易及工业部秘书长丽贝卡提出了警告:越南经济发展速度惊人,再不正视,恐怕将超越大马。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