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挡”不住的越南?/南洋社论

2014年5月13日,越南因与中国在南中国海发生争议,导致民族情绪高涨,在官方放任下引发建国69年来最严重的排华暴动,当中受到最惨重破坏的是台商,超过1100家台厂停工,200多家被破坏。

这是越南经济改革开放以来最吓怕外资,特别是华商的事故,也令一些华商重新布局,甚至转移或分散投资风险,主要是考虑到越南与中国在南海的主权纠葛,不可能在短期内平息。

在这种情况下,把重大投资独押在这个国度,似乎在刀口舔蜜。更何况美国及日本高调介入南海争纷,风云更急。

根据越南公布的外资数据(1988至2014年),该国第一大外资是日本(353亿美元/下同),第二是韩国(304亿),第三是新加坡(301亿),第四才是台湾(273亿),马来西亚排在第八位(103亿)。

根据台商估算,如果把从其他国家转投越南的台商资金计算在内,最大的实质外资是台日。其实,如果把中华经济圈包括新马等地华商资金计算在内,就已有近千亿美元,远远超越各国。华商才是越南的最大实质外资,更是越南经济增长的重要推手。

5·13事件平息后,越南继续成为投资家的冒险乐园,也是美日争取握手的对象,主要是她拥有丰沛的劳动力,西薪金则低于“世界工厂”——中国的一半,已经被视为可局部取代中国的投资地点。

美国在七十年代打了越战,结下仇恨,但近年已主动拉拢越南。在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就送了越南一个会员籍,让越南成为TPPA在亚洲可替代中国的劳力生产地。

越南将在TPPA协约下的“最受惠国”,是美国在经济、政治甚至军事上“对治”崛起的中国最佳武器。对于越南而言,它在历史情意结上长期抗华,如有他选,不会投入中国正在布局的“巨龙经济圈”。

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已使到越南在东盟10国中位处重要地位,在经济发展上正以跳跃式的前进,汇丰的评估报告甚至预测越南在2050年前,国内生产总值将超越挪威及新加坡。

无可争议的是,越南将会是本区域甚至全球发展最快的发展中国家。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秘书长丽贝卡就发出警示,大马必须正视越南迅速发展带来的威胁,否则会被超越。她提醒我国务必加强竞争力,因为越南的“速度”太过惊人。

丽贝卡的警示,应被政府上下“重重的听进耳”内,要加强国家竞争力,除了要切割朋党经济之外,也要去除浓厚的种族区分政策,以更开放的策略吸引国内外资金,共同发展大马经济。

越南会不会超越大马?那就看我们愿意开放的尺度有多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