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散希盟 重新再来/许元龙

从砂拉越州大选到大港与江沙两席国会补选,国阵胜得写意,而伊斯兰党与希盟却战败,也输掉信心。

国阵巫统耍分而治之的战略成功。它仅稍微替伊党在国会中提出私人法案“放行”,不但骗了哈迪阿旺,也瓦解了伊党与希盟协商派出单一候选人挑战巫统的机会。



补选之后,人民公正党署理阿兹敏呼吁希盟与伊党重新谈判,以达致来届大选能一对一战国阵。

在野党协商,民主行动党表示,除非伊党放弃回刑法,否则,免谈;伊党则说除非民主行动党支持私人法案,否则,也免谈;公正党则说可以3+1(希盟+伊党),诚信党则说与伊党能协商。

我们从四党各说各话可窥视出,在野四党再合作之可能性极微,而在政局现实之下,这四个政党如何走下去呢?

伊党时下是自视过高的认为,回教徒皆崇尚或认同与支持在这多元化的国家落实回刑法以取代世俗法,或最少在吉兰丹州落实回教刑事法。

但在两场补选中,该党所获得的回教徒马来人选票与2013年之大选並无显著的增加。可以这样说,该党在来届的大选中,在混合选区肯定全军覆没,包括联合执政的雪州。



巫统攻丹州最佳良机

我们可以预知,该党的大本营丹州,在两年前的大水災蹂躏后,拥有庞大资源的巫统,已倾全力的为災民们开拓新生活,也可以说协助了長久以来老百姓所面对种种民生问题。

没有人知道,巫统已成功打动多少伊党支持者的芳心?当已故聂阿兹不在之后,新一代的伊党领导,是否如聂老一样的廉洁及受尊重?

巫统强攻丹州,现在应是最佳良机。伊党会否丧失州丹政权?让时间去印证吧!

说到希盟三党,也有各自的盤算,公正党为了保雪州政权而紧抱伊党不放;行动党因攻不进乡区而欲振乏力;诚信党也因对回刑法抱着欠明朗态度,而令非回教徒质疑其是否最终走上伊党之路。

诚信党如果不能公开明确的放弃回教国,那最终是两头不着岸无路可走。

今天之希盟三党,可以说是全无共同目标的各怀鬼胎的一盘散沙。前此与马哈迪站在同一战线倒纳吉,可以说叫其支持者感到费解,也窥视出希盟领导的无知无能。

试问,倘若真的倒纳吉,那谁得利呢?不是依旧是巫统人马与利益集团吗?希盟又能得到什么?

敢问希盟路在何方?

希盟攻布城之希望已破灭,倘若在来届的大选中,在混合选区处三角战,那时下所赢得的国州议席,能否保得住吗?雪州与梹州的政权保得住吗?

2013年大选,许多马来年轻选民与非巫族全力支持民联,乃是看到有机会改朝换代;而今,希盟还有何能耐攻布城?而当它没能换政府,同时又没提出一套治国之策,那选民们还会给机会吗?

希盟三党如以目前之模式运作,肯定“有价无市”,也对攻占布城无期。那他们能否放下小格局而以大格局看未来?

我们知道,希盟三党各有各的支持力量,却没有一个政党有能力统领三军,基于此政治现实,他们是否可以考虑解散三党而成立成新政党,同时,广邀专家学者草拟一份适合当前与往后数十年的政纲;最重要的是让广大的人民相信,巫统与伊党欲建立之回教国,是开时代倒车,祸国殃民与全不适合多元化之国家社会。他们以捍卫世俗国之明确路线向国阵与伊党宣战,前景应是可期的。

希盟三党领导是否能以大格局向前看,而非死抱着当前的既得利益的各自为政的守势,那就得看领导们之智慧了。

希盟解散成立新政党而重新取航。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