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美元”破裂 金融帝国将崩?
乱世藏黄金 盛世搞收藏(下篇)/潘兴才

石油时代结束的最大催化剂是2015年12月1日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世界气候变化高峰会议(巴黎气候峯会)。在会议上,印度和法国缔结了一个史无前例由120个与会国家组成的“太阳能超大联盟”,它承诺投资2·5万亿美元以实现目标:将太阳能源打造成世界支配性的电力资源,因为技术创新使太阳光伏换电率不断提高,同时每度电力的生产成本急速下降。

作为减排(碳气)节能(汽油)的第一步,太阳能源和汽车第一大国中国丶美国及德国正争相开发太阳能电池驱动的汽车,以取代石油驱动的汽车,预料在未来三至五年内占据全球汽车市场。届时,汽油消费量将会缩减多少百分比?

石油美元爆破的后果

美国现在既陷入迪力芬困境又面临石油美元体系破裂之威胁。它将如何化解?似乎已束手无策。如果它不肯自顾放弃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最终它将被迫仓皇放弃,因为它已绝无可能保住即将寿终正寝的石油美元体系。

为了应对石油美元体系爆破,美国应当早已准备好取代美元的新货币。新旧货币的兑换率是多少?有待爆破时公布。一旦爆破,我们可预见下述重大的冲击:

1)外国立即开始将洪水般的美元送去美国交换新货币;2)美联储丧失能力去印行更多货币来解决美国经济难题;3)财政部长和美联储主席将会商决定最佳的应对行动;4)该行动将涉及利率的立即和戏剧性的大调升以降低美国货币供应;5)短暂的脱缰,通胀将引爆,因为利率发挥层面的效应需要一段时期;6)所有与石油和天然气相关物品的价格将爆涨,有如冲天火箭;7)货币供应将进一步削减,导致利率上升至另一个高峯;8)无数的企业纷纷倒闭,裁员人群无数;9)社会暴动,示威游行不断,治安失控;10)政治动荡,朝野互相指责归咎;11)在全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布署的700多个军事基地沦为废墟;12)最后,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突然沦落为中型经济体。

经济学家罗伯·迪力芬早在1960年11月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已提出解决迪力芬困境的方案,即创造一种新的储备单位,但不依据于黄金或各种货币而可增加世界总体流动性。这种新储备的创设将允许美国削减国际收支的赤字(贸易赤字),同时,仍然允许全球经济增长。

他认为:对国际货币体系作基本面改革已为时太晚了,(发行世界储备货币)对一度强大无比的美元的危害已迫在眉睫。这进一步强调了改革的必需性和紧迫性。10年后,美国失信于天下,美元丧失了对黄金的兑换性,应验了迪力芬困境。

SDR替代美元解救困境

2008年金融海啸后20国集团在伦敦召开的首届会议曾接纳《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议决案,但后来为美国否决;它在中国杭州召开的本届会议预料将重新讨论此项改革议题。作为主办国,中国极可能重提《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DR)单位取代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议案,把美国从迪力芬困境中解放出来,从而重振世界经济,恢复增长。因为SDR就是罗伯·迪力芬所谓的“新创的储备单位”,不是主权货币,可以完美地解决迪力芬困境。

国际货币组织不是主权国,不必对发行SDR单位而引发的世界经济重现通胀负任何责任。通胀可使美国19万亿美元的国债逐渐地化为阵阵青烟,消失在天边。所以,中国正通过上海黄金现货交易所用美元大量囤积黄金以保值,同时,采用SDR储备货币一篮子的模式作为人民币外汇储备的组成模式,并公布用SDR单位结算外汇储备这一世界创举。

不过,假使美国接纳SDR替代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改革议案,那是美国自愿及放弃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而将它所遭受的冲击减低于石油美元体系的爆破。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这次不再可能予以否决。如果美国总统候选人唐纳·特郎普在竞选中所发出的“孤立主义”言论可作依据,美国广大民众已意识到美元即将失去世界储备货币地位的冲击和后果。

迪力芬困境和石油美元的破裂暴露了美国这个金融大帝国原来只是纸盒屋,外美中空,搭建在他人的薄板上,风轻轻一吹或薄板一动,就嘠然倒下。貌似强大的它是如何的脆弱!2016年,极可能是世界形势重新洗牌的启动年。

中国人说:乱世藏黄金,盛世搞收藏。世界金价已开始起飞。你有去收藏黄金以应对世界新形势出现前的动荡吗?

(下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